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卢一萍——《巴娜玛柯》连载三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卢一萍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4-10
摘要:(五) 老马倌年底就要复员了,他常常到营地前那片小小的草原上去,一坐就是半天。正是因为大家和我一样喜欢那片草原,所以我从没让马群到那里去吃过草,一个夏天下来,那片草原一直绿着。牧草虽然长不高,但已有厚厚的一层,像一床丝绒地毯。我一直希望那块

(五)
  老马倌年底就要复员了,他常常到营地前那片小小的草原上去,一坐就是半天。正是因为大家和我一样喜欢那片草原,所以我从没让马群到那里去吃过草,一个夏天下来,那片草原一直绿着。牧草虽然长不高,但已有厚厚的一层,像一床丝绒地毯。我一直希望那块草地能开满鲜花,但转眼高原的夏天就要过去了,连阳光灿烂的白天也有了寒意,所以,我也就不指望了。
  有一天下午,老马倌让我陪他到草原上去坐坐,我默默地答应了。
  他用报纸一边卷着莫合烟,一边说:“我看你最近一段时间像丢了魂儿似的,回到连里也很少说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我连忙掩饰,“班长,没有,啥事也没有!”
  “没有就好,你一定要好好干,干好了,说不定也能像我一样,捞个志愿兵干干。”
  “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你放心!”
  “我相信你能干好。”他说完,把卷好的莫合烟递给我。
  我说:“你知道,我不会抽烟。”
  “抽一支没事的,你出去牧马,有时候好几天一个人在外面,要学会抽烟,抽烟可以解闷。你就学学吧,抽了,我就告诉你克克吐鲁克的意思。”
  我一听,赶紧接过烟,说:“班长,你快告诉我吧。”
  他把烟给我点上,自己也慢条斯理地卷好一支,点上,悠悠地吸了一口,把烟吐在夕阳里,看着烟慢慢消散,望了一眼被晚晖映照得绯红的雪山,叹息了一声,嘴唇变得颤抖起来,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终于用颤抖的声音说:“我问过好几个塔吉克老乡,他们都说,克克吐鲁克……从塔吉克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开满……鲜花的地方……”
  “开满鲜花的地方?”
  “是的,开满……鲜花……的地方……”他说完,把头埋在膝盖上,突然抽泣起来。
  知道了克克吐鲁克这个地名的意思,我突然觉得这个地方变得更加偏远、孤寂了。我认为那些塔吉克老乡肯定理解错了,即使是对的,那么,这个地方属于瓦罕走廊,在瓦罕语中,它是什么意思呢?这里还挨近克什米尔,那么,它在乌尔都语中又是什么意思呢?说不定它是一个遗落在这里的古突厥语单词,或一个早已消亡的部落的语言,可能就是“鬼地方”的意思。
  因为在驻帕米尔高原的这个边防团,谁都知道,这里海拔最高,氧气含量最低,自然条件最恶劣,大家一直把它叫做“一号监狱”。
  “开满鲜花的地方,这简直就是一个反讽!”我在心里说。
  我决定去问问她。这里一直是她家的夏牧场,她一定知道克克吐鲁克是什么意思。
  没有想到,她的回答和那些塔吉克老乡的回答是一样的。
  “可是,这个边防连设在这里已经五十多年了,连里的官兵连一朵花的影子也没有看见。”
  “那么高的地方,是不会有花开,但克克吐鲁克,就是那个意思。那里的花,就开在这个名字里。
 

(六)
  从那以后,我就好久没有见到她。我曾翻过明铁盖达坂,沿着喀喇秋库尔河去寻找她。我一直走到了喀喇秋库尔河和塔什库尔干河交汇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她的影子。她和她的羊群都像梦一样消失了,我最后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遇到过她。
  有一天,终于传来了她的歌声,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有些伤感:
  “珍珠离海就会失去光芒,
  百灵关进笼子仍为玫瑰歌唱;
  痴心的人儿纵使身陷炼狱啊,
  燃烧的心儿仍献给对方……”
  我骑马跑过去,刚把白马勒住,就问她:“呵,巴娜玛柯,这么久你都到哪里去啦?”
  “有一些事情,我爸爸叫我回了一趟冬窝子。”我觉得她心事重重的,正想问她,她已转了话题,她高兴地接着说,“我去给你的白马寻找名字去了,在江格拉克,我给你的白马找到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我知道江格拉克离这里有好几个马站的路程,我想到她离开这里,原来是做这件事去了,放心了许多,我说,“那么,巴娜玛柯,你快些告诉我,你为它找到了什么好名字?”
  “兴干。”
  “兴干?它是什么意思呢?”
  “这名字来源于我们塔吉克人的一个传说。说是很久以前,这里有一位国王的女儿,名叫莱丽。她非常漂亮,鹰见了她常常忘了飞翔,雪豹见了她也记不起奔跑;所有的小伙子都跟在她身后把情歌唱,不远万里来求婚的人更是没有断过,但她只爱牧马人马塔尔汗。不幸的是,他的国王父亲根本看不起他。
  “马塔尔汗的马群中有匹叫兴干的神马,洁白得像雪一样。国王想得到那匹神马,但神马只听马塔尔汗的话,国王想尽了办法也抓不住它。没有办法,国王答应只要马塔尔汗把神马给他,他就把莱丽嫁给她。马塔尔汗信以为真,把神马给了国王。国王得到神马后,却把马塔尔汗抓了起来,关进了牢房。
  “神马知道后,挣脱装饰着宝石的马缰,摧毁了国王的监狱,救出了自己的主人,然后又与国王请来的巫师搏斗,把巫师和国王压在了江格拉克的一座山下,而神马也被巫师的咒语定在了那座山的石壁上。
  “马塔尔汗获救后,带着莱丽往北逃去,最后在幽静的克克吐鲁克安居下来,过上了恩爱幸福的生活。他们死后,马塔尔汗化作了墓士塔格雪峰,莱丽化作了卡拉库勒湖,他们至今还相依相伴,没有分离。而那匹白马至今还在江格拉克东边的半山上。远远看去,它与你的白马一模一样。”
  “这传说真美,这白马的名字也非常美。”我说完,就叫了一声“兴干”,它好像知道自己就该叫这个名字,抬起头,前蹄腾空,欢快地嘶鸣了一声。
  巴娜玛柯很高兴,她走到白马身边,用手梳理着它飞扬的鬃毛,好久,才说:“我很喜欢这匹白马,我可以骑骑它吗?”
  “当然可以,它自从来到克克吐鲁克,还没有驮载过女骑手呢。”我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我得给它装上马鞍。”
  “不用的!”她高兴地跨上了白马的光背,抓着白马的长鬃,一磕毡靴,白马和她如一道红白相间的闪电,转瞬不见了。
  过了好久,她才骑着白马返回来,在白马踏起的雪沫里激动地跳下马,说,“兴干真像那匹神马。”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的双眸中闪烁着泪光。

作者简介:
  卢一萍:作家,曾任成都军区文艺创作室副主任,现任《青年作家》杂志副主编。著有长篇小说《白山》《激情王国》《我的绝代佳人》,小说集《帕米尔情歌》《天堂湾》《父亲的荒原》《银绳般的雪》等20余部。作品获解放军文艺奖、中国报告文学大奖,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天山文艺奖、四川文学奖、上海文学奖等,《白山》曾被评为“亚洲周刊2017年十大小说”。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