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五月来了,君未来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湛蓝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4-10
摘要:这个时代节奏总是太快,发生和消失都很迅速,给彼此的结论也太快,连结的耐心缺失。 题记 01 初春,下午。她挎着包从羽毛球场馆出来,看天空飘着雨,不禁皱了皱眉。正踌躇间,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笃定的口吻说:苏念蓝,你今天应该没驾车出来吧!她心里一震,
        这个时代节奏总是太快,发生和消失都很迅速,给彼此的结论也太快,连结的耐心缺失。
 ——题记
 
01
        初春,下午。她挎着包从羽毛球场馆出来,看天空飘着雨,不禁皱了皱眉。正踌躇间,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笃定的口吻说:苏念蓝,你今天应该没驾车出来吧!她心里一震,缓缓循着声音的方向侧过脸去,一瘦高的男子,脸部轮廓很有立体感,藏蓝色大衣,烟灰色羊毛围巾,眼神温和,深邃。她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先生,我像你的某位故人么?苏念蓝倔强地不肯就此承认自己的身份。
        他估计苏念蓝还没想起他是谁来,也不计较,诚恳地说:我记忆里,就只有一个苏念蓝。对了,你最近有再去过拍卖会么?
        最后这句话提醒了苏念蓝,2013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工笔仕女《蕃姬醉舞图》差一点就花落他手。难怪那么面熟。苏念蓝微微一笑,不答却问: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人生何处不相逢,也许以后会有更多不期而遇。你今天没驾车吧,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吃个晚餐?
        苏念蓝手里有东西要找人鉴定,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于是狡黠一笑说:是不是吃什么都可以?
        他欣然允诺:只要你愿意,吃什么都依你。
        苏念蓝快速报了地址,他撑开手里的伞,一同往停车场去。当他替苏念蓝关车门时,苏念蓝看见他左侧大衣袖子颜色更深,应该是雨水淋湿的,再摸摸自己的右侧衣服,和其他地方没有差异。
        到了目的地,苏念蓝说:你点餐,我去去就回。十多分钟后,苏念蓝再次出现在餐厅,把手里的卷轴递给他:给你派个活儿。
        他眼睛看了看墙上的复古挂钟,然后用食指指了指苏念蓝:你……然后把话咽了回去。
        苏念蓝知道他想说她鬼,端了苏打水,做了一个请敬的姿势,一脸的无辜又无奈。
        日式料理店,他点了寿司拼盘,苏念蓝就好这一口。环境很好,店里播放着雪野五月的《you》:因为我就爱着你那 一脸无奈的表情……等着我直到那一天 再见面的那一天……
        都没说话,一边吃一边听音乐。苏念蓝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切切发问:跟你商量个事儿?
        他不理睬苏念蓝的切切之意,说:我会给机会你请我吃饭,不过,不是今天。
        苏念蓝唇角清浅一笑,所谓的棋逢对手,不过如此。不必费心解释。聪明人总是一语千钧,打消了苏念蓝的顾虑,又水到渠成预约了下次见面的机会。
        他趁苏念蓝发怔的空隙,拿了苏念蓝的电话,快速键入几个数字,直到自己的电话铃声响起……
        两人走出日式料理店,雨已经停了。初春的夜风依旧凛冽,他说:你家就在这方圆200米内吧,我步行送你进去!
        你就站这个位置,看不见我的时候,你就安心离开。苏念蓝说完,右手在空气里划了两道弧线,转身离去。
        他看着她瘦小的身影,在路灯下摇曳,最后消失在转角处。
        三天后的下午,苏念蓝被电话铃声唤醒,他说五点过送还画过去,晚餐吃家常菜。没容苏念蓝抗拒,就挂断了电话。苏念蓝睡意也没了,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收拾好自己,去超市买食材。推着推车逛超市,苏念蓝最热衷的活儿,恨不得把超市搬家里去。女人似乎对购物都有那么点点的瘾。苏念蓝选了七孔莲藕,香菇,精排煲汤,她的香菇排骨莲藕汤手法很独特,在汤里加少许花椒,汤味鲜且有点点麻,口感很不错。她准备了藿香鲫鱼,豆菜卷,素饺的食材,差不多了。那是一个愉快且充实的下午,挽了长发,把汤煲上,再慢慢准备其他的,一个人漫不经意做着喜欢的事,心里是欢喜的。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苏念蓝报了详细地址和核实访客身份的密码,看看时间,挺准时的呵。
        她去开门,他穿黑色大衣,提了两个纸袋,一束白玫瑰。
        苏念蓝盯着白玫瑰,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我不知道你喜欢,因为我喜欢白色的花儿,你定会喜欢。
        袋子里两件大衣,已经先送去洗衣店洗过。苏念蓝盯着他问:干嘛送我这个?不要。
        看着合适,就买了。何况,蹭饭是如此奢侈的事,他使劲吸气,嗯,我闻到饭菜香味了。他顺利把话题岔开,不让苏念蓝继续纠结。
        苏念蓝顺势而下:你稍坐会儿,马上可以用餐。
        他环顾她的家,精装版简约风,低奢白色清爽,配饰柔和。挂件不多,琴房那幅苏绣低奢黑玫瑰背景突兀点缀一支白玫瑰,采用色彩强烈反差和光影效果,令画面美得冷艳清绝,竟一时看得呆了,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屋子里正播放Olivershanti的佛歌《nuur ei ab》,将人带入一个宁和之境……她敲了一下门,打断了他飞翔的绪,说可以吃饭了。她穿高级灰V领毛衣,黑色褶裙,站的位置,光线强烈照着她的半边脸,在另一边脸上又形成暗影,这让她的五官看起来非常精致。
        随她去餐厅,餐荤素搭配,色香兼具,他虽是江南人,却能吃辣,这餐对味。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豆菜卷和素饺,那是他最喜欢的食物。这一餐饭,吃出的是真真实实家的味道,他梦寐以求多年的,她轻易办到了。他不禁感叹,这是一个人能办到的,却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
        等她收拾好餐桌和厨房,他赶紧逃离场景,再多呆片刻,他害怕没有力气离开。
        他发动车之前,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傻瓜,衣若怀抱。
 
02
        那天共进晚餐后,几日平静。
        苏念蓝依旧早九晚五上下班,在公司和家之间心无旁骛地来回。一个午后,苏念蓝在茶水间泡咖啡,他电话苏念蓝:我回来了!
        苏念蓝只是听着,思量着他怎么要告诉她呢?
        他说:我控制不了想念你的心,你黑色套裙摇曳的曲线对我是一种诱惑,君以为然。你的青丝绾住了我的心,君以为然。
        苏念蓝深知不可纠缠下去,硬着心肠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他说:苏,别拒绝我。
        苏念蓝随即关掉电话。
        一长段时间,各自在对方的视野里沉寂。苏念蓝常常独自走在种满法桐的林荫道上,听树叶片片轻柔坠落的沙沙声,涌起无法名状的怅惘。尽管,心里就像一个吸烟的人在没有烟抽的日子里煎熬着。半个月后的一个下午,他朋友来访:你知道他的身份么?
        苏念蓝淡淡地说:他是我一个值得惦记的朋友。
        他朋友说:他连续发高烧,不停唤一个人的名字,苏,我要你,要定了!
        苏念蓝没出声,只是端盖碗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溢出来,烫得眼泪差点滚下来。
        这稍纵即逝的异常,没逃过他朋友的眼睛。他像自言自语又像是专程说给苏念蓝听的:我今天给他家阿姨打电话,阿姨说,先生上午看书,下午写字,每天都写同样的几个字……
        苏念蓝静静地听着,继续分茶,也没问哪几个字。
        他尝了一口茶,说,好茶。每一张纸上都写着:苏,我要你,要定了!等墨汁干了,每晚折叠好揣怀里入睡。
        苏念蓝心一阵绞痛,她并非铁石心肠,问:他退烧了么?
        朋友说:退烧了,可能寒气侵入,咳嗽严重,你有没有好点的食疗方子?
        苏念蓝说:百合莲子羹,百合、莲子尽量去药房买,药用价值更高。
        你很着急他嘛,难怪他要定了!朋友玩笑道。
        苏念蓝不再说话,他便告辞,临走时看似很随意地说:他若在主城区,以你之见他会住在哪儿?
        苏念蓝想都没想,说:采花荡桨不归去,暮隔烟水眠幽芳。
        他朋友说:你果然懂他。难怪他如此看重你。
        哎……送走客人,苏念蓝一声长叹。我笃笃的捣衣声,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他的身体逐渐好转。偶尔跟苏念蓝聊天:你始终不肯见我。苏念蓝听得出他语气中掩饰不住的落寞。
        时间就在漫长的等待中流逝着,转眼到了夏天。一天上午,他说:苏,下午我陪朋友去一趟C城,你若要回去,我就在那等你!
        苏念蓝说:还没确定。
        晚上,他站在C城江岸给苏念蓝发消息:C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像爱你一样爱着这座城市。我早该循着你的气息而来,如今,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去触摸你。
        苏念蓝热泪盈眶,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总能找到合适的途径靠近她。那夜,她写了一篇很温暖的文字,早上起来时,看见他的留言:在你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我能感觉到暗暗涌动的呼唤。苏,笔墨相伴,字里寻乾坤。
        苏念蓝无意竖起的藩篱被他轻易拆除。对于用心的人而言,心的藩篱形同虚设;而不用心的人,左冲右撞,也不得破解法。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一个人于另一个人的意义。
        他的真诚融化了冷若冰霜的苏念蓝,她的心开始对一个人完全敞开。苏念蓝的温柔像一剂毒药,他甘愿饮鸩止渴。夜夜看着她在臂弯里入睡,然后,他再看会书。每每不舍关灯,害怕夜太黑,不能把她时时刻刻看进眼里。
        他说:我只想带你去s市,我最爱那座城市。那座城市的秋天最美。
        于是,就有了关于秋天美丽、童话般的约定。
        在这半年期间,他经常胃疼,身体消瘦得很厉害。他提前一个星期回S市,彻底检查一下身体。在等待预约就医期间,他安排妥当了一切。他告诉苏念蓝说:手术期间,只想你在身边。三天后S市的机场,会有白玫瑰和白马接你。已经找好了教堂,在那里,我娶你!让你做我的新娘。
        临到那一刻,苏念蓝还傻傻地问:哥哥,不会再有变数了吧!
        他斩钉截铁地说:苏,天佑我们!
        那天下午,他说:苏,我给你买了睡衣,正在洗,你来就可以穿了。晚些,我去拍卖会看看,然后,为你购物。
        苏念蓝知道,他就是她的甜蜜罐,可以把生活里承受不来的东西,统统交给他。她有任何的困难,他总是说:有我呢!
        那天的拍卖会上,他果然大有斩获。他说:苏,昨天给你买了好东西。
        苏念蓝兴奋地放着嗲问:哥哥,是什么好东西,快告诉我嘛。
        他说:找到一块老蜜,昨夜熬夜刻了一个苏字在上面,苏真折磨人。
        哥哥,我很乖的,没折磨你。苏念蓝嗲嗲地辩解。
        他说:我的苏是很乖,可是那个苏字折磨人,刻的时候手划破了。
        疼吧,哥哥,我替你呼呼。
        他不失时机逗她:你还是用那个叫着什么吻的最甜蜜的糖吧,疗效最好。
        苏念蓝乐得蹦了起来:好时之吻,哈哈,哥哥你老记不住,罚你香我一个!
        他说:一个怎么够,最少三个!
        时光里,侧耳细聆,幸福像花儿一样盛开着。
        苏念蓝终于启程去完成那个神圣的仪式。那天,S城某教堂,举行着一场只有两个人的婚礼。婚礼结束后,他带着苏念蓝围着S城走了个遍,他承诺过,带她吃遍S城的美食。深夜,他站在巍巍GF陵前喊:苏,我深深地爱着你!爱着S城,爱着我每一个亲人和朋友。声音无比悲怆,充满对生的眷恋和绝望,听得苏念蓝肝胆俱摧。
        生之平和,死之寂灭。他的检查报告出来了,科学判定,他已经无力再爱这个世界。苏念蓝尊重他的愿望,同意他不接受治疗。
        三个月后,S城郊区某别墅,他安排妥当所有事,安静离去。
        再三个月后,苏念蓝,如答应他的那样活着。只是,她一直留着长发对青灯古佛,于香烟缭绕中,修来世。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