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梁永平:《李家大院》(连载)之八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梁永平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4-07
摘要:(网图侵删) 时近深秋,林子里层次深,各种颜色的花儿和树叶,连画家都不好下手着色。吕医生带着老袁和大黄上山采药,老栓留在家里安排伙食。老栓的厨艺是老伴去世后才学会的。那时候老大老二已成家,老四出嫁,分家门立家户,指望不上。老三精忠平时不落屋

(网图侵删)
 
         时近深秋,林子里层次深,各种颜色的花儿和树叶,连画家都不好下手着色。吕医生带着老袁和大黄上山采药,老栓留在家里安排伙食。老栓的厨艺是老伴去世后才学会的。那时候老大老二已成家,老四出嫁,分家门立家户,指望不上。老三精忠平时不落屋,说是在外面做生意,临到肚子饿了才回家。幺女儿还在学校念书。老栓只好下厨摸索,临时抱佛脚,菜饭一窝烩,有盐无味。儿女们端着碗不想下咽,想起妈在世时弄的一手好饭菜,心里一酸,几颗泪就滴进碗里。厨艺不是高科技,只要你爱琢磨。后来,老栓竟能鼓捣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饭菜,看着一双儿女滋滋有味的吃相,老栓特有成就感,遂生出舔犊之情。再后来,儿女各自成家,离开了他的餐桌。老栓一个人坐在桌上,全没了食欲,吃饭也没个定时,胡乱弄两个菜,只为糊弄肚皮。老袁一来,吕医生又来蹭饭图个热闹,加上松鼠和猫头鹰,刚好一桌,正好展示老栓的厨艺。

        吕医生每次都不会空着手来,病人送给吕医生的野味应有尽有:獐子脚,麂子腿,豪猪肝,锦鸡头……餐桌上每天几个花样不重复,嫩生生的绿色蔬菜养胃更养眼,再佐以美酒(全是病人孝敬吕医生的好酒)。三个老人两只精灵,就吃出了一种情趣和风景。人上了年纪,酒力跟着下降,饮少辄醉,但不能没有酒。有好菜没好酒,有才子没佳人,那叫不会过日子。其实三个老人都喝得少,准确说那不叫喝,叫品,叫吮,或者咂,酒在舌尖漫过,再滑进喉,渗透进胃时只剩下一点酒气了。一饮而尽那是浪费,喝不出酒的况味。品酒好比欣赏女人,不懂得欣赏就糟蹋了,大多数男人都在糟蹋。时间对于三个老人来说似乎很长,他们一餐可以吃喝好几个时辰,直到松鼠和猫头鹰眯着眼打瞌睡他们才下席。
 
        大黄充当了警卫的角色,大山里的毒蛇毒蜂蝎子野猪花豹都不是善类,躲在角落里防不胜防。有大黄在前面开路,吕医生和老袁才能专心致志地寻找草药。吕医生告诉老袁:大凡天地之间,一物降一物,相生相克,有啥病就一定会有药物去克它治它,所谓癌症是还没有找到治它的药物。每采到一味药,吕医生就会细说药的功效,能治啥病。同样一味药,茎,根,果,叶,药效大不一样,治的病各各不同。半天时间过去,流了不少汗,一座山还没转完,却采了满满一背篓草药。老袁觉得吕医生脑子里装着一部本草纲目,吕医生就是个活宝。老袁以前窝在高楼里,很少出来走动,更没见过如此自然宝库。一趟下来,老袁感到轻松开阔,不觉得累,反而精神了。既然是心病,药物的作用最多只占三分,七分在于心绪的调理——这就是吕医生要老袁上山采药的原因。
 
        老袁最大的心结在于妻子,昨天妻子一番话彻底解开了他心中的纠结,妻子是他这辈子唯一用心的人。
 
        山坳里突然传来大黄的狂吠,他俩回过头,见大黄嘴里叼着一条花蛇,花蛇的头被大黄咬断,只剩下蛇身。“是一条剧毒七步蛇,人被它咬上一口,走不了七步就要倒下。又是一味好药。”吕医生将蛇装入布袋里,提着蛇下山。
 
        大黄尾随着老袁,发现老袁身上的药味淡多了。
 
 
        傍晚,夕阳照得李家大院如梦似幻,这正是雀鸟们最活跃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小松鼠尤其兴奋,在核桃树上蹿上跳下,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三个老人抿着嘴,坐在石凳上,像三尊雕像,享受这段难得的时光。
 
        蹲在老栓身旁的猫头鹰突然扇动翅膀,扑向西边正房废墟,在倒下的木柱下叼起一只肥大的老鼠,锋利的爪子剌进老鼠的肚子。猫头鹰用力过猛,一只利爪剌穿了木柱。夕阳正好照在木柱上,一道金光从木柱上反射回来,剌痛了三个老人的眼。大黄腾地冲过去,将那发光的物件叼在嘴里,送到老栓面前,却是一根金条。三个老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人向木柱走去,拨开瓦砾,看到木柱破损处露出一个精致的匣子,匣子已经破开,里面全是闪闪发光的黄鱼和其他金银细软。
 
        谁能想到裸露在外的木柱里会设有一个机关,是谁将财宝藏在木柱里?老栓一拍光秃秃的前额说:“这就对了,老父去世前抓着我的手,给我讲过一个事——”
 
        明末清初,有两个高人拉起反清复明的大旗,暗中招募武功高强的志士。他们在京城内外闹得很凶,一直闹到清道光年间,可最后都失败了。剩下的人都躲了起来,以图东山再起。先祖一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在京城做官,为人正直豪爽,喜欢结交绿林豪侠。一天深夜,两个人来到先祖家里,将两箱财宝交给他,嘱道:“没有人会怀疑你,这是剩下的活动经费,你要像生命一样保护好它。”直到先祖告老归乡,也没人来找他。先祖晚年带着财宝回到老家,一直不敢贪为已有。
 
        老栓恍然大悟:“祖老爷,老爷,父亲都晓得家里有值钱的货,却不晓得藏在哪里,谁能想到会藏到木柱里。”
 
        三个老人将黄鱼细软重新装入匣子。老栓抱着匣子回到屋里,掩上门,放在桌上。三个人盯着它陷入沉思。
 
        “咋办呢?上山打猎见者一份,分了吧。”老栓倡议。
 
        吕医生拈着胡须摇头:“分了的话,你我将从此不得安宁,祸从此起。”
 
        老袁若有所思:“我在想,要是李家大院一直住着人,房子就不会倒,即使倒了没有猫头鹰逮老鼠也不会被发现,
 
        哥就偏偏养了这么个精怪……冥冥之中都有定数,我们不能动这笔财宝。”
 
        “咋办呢?”老栓犯愁了。
 
        吕医生绕着桌子转了两圈,坐到椅子上说:“我有个建议:既然是李家先祖留下来的,就要用在李家大院上。李家大院是先祖留下的宝贵遗产,如今却破败如此,看了揪心,我们何不用这笔钱重修李家大院!”
 
        “好哇!你说到我心坎上来了。”老栓拍着股际,兴奋不已。
 
        老袁如释重荷:“再好不过了,相信他们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
 
        这一晚吕医生没有回家,三个老人促膝商谈重修李家大院的具体细节。吕医生名声在外,给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治过病。有吕医生出面协调,相信一坐崭新的李家大院不久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吕医生说,他还要争取李家大院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



    作者简介

         梁永平,教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校园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四川文学》《中国校园文学》《校园作家》《未来文学家》《章回小说》《西部潮》《教育导报》《达州日报副刊》《作家导刊》等刊物及文学网络平台上发表近百篇文学作品。2005年12月出版个人小说集《人活一张脸》。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