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梁永平:《李家大院》(连载)之七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梁永平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4-07
摘要:(网图侵删) 除了松鼠和猫头鹰,老栓的餐桌上增加了两个人:老袁和吕医生。大黄蹲在老袁身边,它已经接受了这位满身药味的客人。大黄特好奇,不住地打量老袁。人有人味,松鼠和猫头鹰有野味,腥臊味,可老袁身上的味道让大黄犯迷糊,正常人可不是这个味道长

(网图侵删)

        除了松鼠和猫头鹰,老栓的餐桌上增加了两个人:老袁和吕医生。大黄蹲在老袁身边,它已经接受了这位满身药味的客人。大黄特好奇,不住地打量老袁。人有人味,松鼠和猫头鹰有野味,腥臊味,可老袁身上的味道让大黄犯迷糊,正常人可不是这个味道——长期用药,老袁的身体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药味,像开了一个药铺。
 
        上午,吕医生仔细给老袁把脉,看过舌苔后,吕医生皱着眉头说:“气淤,五脏不调,阴盛阳亏,肝火重。你这是心病,输再多的药也不顶用。遇事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给你开几副中药调理一下,每天随我到山里转转,会好的。”
 
        推杯换盏,三个老人已有些醉意。老栓用手指沾上酒,放到松鼠的鼻子上,松鼠连打了两个喷嚏,歪倒在椅上,憨态可掬,硕大的尾巴耷在桌上,三个老人哈哈大笑。老袁模仿老栓,沾了酒,往猫头鹰嘴里送。猫头鹰晶亮的大眼睛瞪了老袁一眼,把头别在一边。吕医生扯了一块山鸡肉递给猫头鹰,猫头鹰一口吐下,跳到吕医生身边。吕医生搂着猫头鹰感叹道:“人自诩高等动物,却摆脱不了烟酒之祸,情场之苦,真正聪明的还是它们。”
 
        老栓又斟了三杯酒,对老袁说:“不走了!就在我这里住下去,不会少你吃少你喝,莫嫌弃老栓。你要是答应,就干了这杯酒。”
 
        老袁红着脸一饮而尽,从裤腰里摸出手机砸在门外的梯坎石上,破釜沉舟:“老哥收留下我这个废人,我陪老哥到最后一天。我把剩下那点钱都给了儿子,原本就没想活了。”老袁又从衣兜里掏出刀片,扔进火塘里,“两位老哥恩重如山,我要好好活下去!至少像它俩一样活下去。不白吃老哥的饭,给我一块地,我种粮种菜。”
 
         “这就对了,你算是活明白了。你休息两天,我带你上山采药,你的药都在山上。这片大山能养育无数生灵,也能养活你。”吕医生自顾自地干了杯中酒,咂着嘴说,“好了,我回去了,老伴还在等我哩。”
 
        三个老人相互搀扶,搂腰搭肩,东倒西歪来到院里。一群小松鼠在核桃树上蹿上跳下,吱吱欢叫。院子四周的树上屋檐上栖息着成群结队的鸟儿,它们扯开喉咙鸣叫,此起彼伏,演奏着欢快的乐曲。大尾巴松鼠从椅子上醒来,摇摇晃晃地跟了出来。大黄伸出长长的舌头欣赏这难得的欢娱。
 
        猫头鹰跟在吕医生身后,一直把他送到家里,待它返回李家大院时,老袁和老栓已醉得一塌糊涂,相互枕藉在梯坎石上。
 
        翌日中午,三辆小车停在核桃树下的公路上。车门打开,一群人陆续下车。领头的精忠径直走进李家大院老栓家里,见桌上除了三个老人还有两个异物在吃饭,一群人惊得掉了大牙。大黄从桌子底下蹿出,一口咬住保安手里的警棍,被老栓喝住,大黄松了口,一边吠一边观察这群人的动静,随时准备扑上去保护主人。保安蹲在地上,吓得魂不附体。小月躲在院办主任身后,护士长大惊失色,抓住精忠的衣袖。袁金牛扶着母亲不敢进屋,当母子俩看到老袁正坐在桌上喝酒时,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来,金牛又气又恨:“爸!你倒逍遥自在,找得我们好苦!”老袁离桌向母子俩走去,三人退到核桃树下。老袁惊喜交加,撇开儿子,直直地看着她,“你来啦……”她咬着下唇点头,眼里满是幽怨。她平生最恨男人喝烂酒。“儿子来找我,说你病得很重,说你戒酒了,可你还在喝。”分开整整二十三年,她后来嫁的男人对他很好,他们生了个女儿已经参工,日子都订好了,准备春节出嫁,她不可能再回到老袁身边。眼前这个男人其实挺优秀的,也很在乎她,要是他不喝酒,要是他不醉酒打她,她是不会离开他的。“你少喝点行不行?你那身体经不起折腾了。我在县医院给你联系好了,那边条件要好些,你随时可以去,你治病的钱我出。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了,害得大家到处找,又是哪根筋出了毛病?”
 
        够了!就凭她这番话,这份心。他迟迟不愿出院,就是在等她,等她这番话。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她不倒,他就不能先倒。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在她面前,去牵着她的手,为她赎罪。“儿子呀,你可以不管我,但不可不孝敬你妈。送你妈回去。桌上那个吕医生是个高人,正在帮我调理,我现在哪也不去,我在医院花的冤枉钱还少吗?”老袁说完,毅然转身,回到桌上,又端起了酒杯。
 
        两个病人都找到了,医院算是交了差,一场闹剧就此谢幕。主任气不过想发几句牢骚,看到精忠一直阴沉着脸,话到嘴边又吞回了肚里,不想节外生枝。护士长在心里一个劲地念阿弥陀佛。保安受够了主任的气,慑于大黄的淫威,更不敢吭声。倒是小月忍不住埋怨:“你两个把我害苦了,哼!遇得着哟。”护士长拉着小月的手,像逃避瘟神一样上了车,头摇得像铃铛:“都是些啥人嘛,长尾巴大眼珠的坐在一起吃饭,笑死人了!”主任在车里伸出头说:“你们尽快去医院办理出院。”小车怒吼着,一溜烟跑了。
 
        妇人一步一回头向车子走去,小声对儿子说:“你爸老了,瘦得一把骨头,不过精神还好。他们三个有伴,好像很合得来,在这里养病也好。你要随时过来看看,有事就给妈打电话。你爸就你这个儿子,你要多用心,妈有心无力,不能常过来看他,妈对不起你们……”
 
        金牛已经泣不成声,哽咽道:“妈,你别说了,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儿子。”
 
        精忠见大家都走了,才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出来:“爸,你行哈,闹得满城风雨,这下你出名了。叫你和我们住,你爬起来就跑;叫你住院治病,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你把猫呀鼠的弄到桌子上来,成何体统!”
 
        老栓夹菜喝酒吃饭,不搭理儿子,“说完没得?说完了你就走,我晓得你现在不吃我的饭。我不要你管,我死后你们挖个坑埋了就是了。”
 
        在两个外人面前精忠觉得脸丢大了,“好!你不要我管,我也管不了。”



 作者简介

         梁永平,教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校园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四川文学》《中国校园文学》《校园作家》《未来文学家》《章回小说》《西部潮》《教育导报》《达州日报副刊》《作家导刊》等刊物及文学网络平台上发表近百篇文学作品。2005年12月出版个人小说集《人活一张脸》。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