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小说连载《向阳花开》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刘恩崇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6
摘要:他们馋得舌头都伸进了喉咙,巴不得大快朵颐,直到向香顺一家都坐上桌了,才迫不及待地竖起筷子。周明英温情提议:“兄弟们!吃点菜喝点汤再饮酒吧,以免伤胃。”袁州赞不绝口:“你们家的这顿饭,我们已盼了很久,周阿姨的厨艺,果然名不虚传,绝对能与大厨媲美
第二十四章  花样年华2
 
  为了不辜负两个月的暑假时间,夏真和秋善提前做了暑期安排。
 
  对文字情有独钟的夏真,在镇上的一家复印部临时谋到一份差事,每天协同复印部的老板接收打字、传真、翻印等业务,日子过得简单但忙碌。
 
  已经读了一年半临床医学的秋善,在镇医院院长的引荐下,也在镇医院找到一份临时工作,她虚心向上,拜镇医院的一名老医生为师,希望理论联系实际,踏踏实实地跟老医生学点真本事。
 
  夏真脑瓜灵活,复印部的老板带了她一天,就熟悉了业务。
 
  平时,老板痴迷于麻将,绰号麻神,夏真没去帮她之前,白天她是没机会摸麻将的,为了过麻瘾,晚上也会约麻友切磋一下。有了夏真这个得力助手,老板获得了全身心地解放,上午、下午和晚上,三班麻将三不误,而且赢多输少。
 
  自从夏真去了那里,老板开始行大运,店里业务好了,麻将桌上手气顺了,就连麻友都在调侃:“夏真来店,就像来了财神爷,之前,你打麻将是十打九输,现在是十打九赢的麻将棒棒手,都不敢轻易跟你对阵了。”老板不服气,“之前,我这猪头你们剃得少吗?都是你们在赢我的钱?夏真是上天给我派来的活菩萨,她来了,我才有机会收拾你们,也让你们也尝尝脑袋被剃的滋味。”麻友嬉笑:“管你菩萨也好,天使也罢,只要我戒了麻将这门手艺,你休想赢本人的钞票。”老板洗刷麻友:“只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麻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那明天照打不误。”
 
  一天上午,袁州去复印部打印资料,夏真神奇的打字速度,让他叹为观止,“原来,手指在键盘上舞蹈是如此出神入化,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亲自见证了当代大学生的心灵手巧。”夏真没有沉湎在袁州的赞叹中,依然眼疾手快地打字,一份两千字的资料,夏真神速搞定。袁州付费后再次感叹:“虎父无犬子,向领导的女儿,真的不一般!”夏真感激一笑,立即低头做事。
 
  除了周末,袁州在上班期间是不回乡下老家的,他喜欢独自一人自由生活,但那天下午,他却竟鬼使神差地想回家。
 
  袁州上客车刚坐定,夏真眼疾手快地打字情景又历历在目。他正盼望着跟夏真邂逅之际,夏真上车了,袁州自我解嘲:“念曹操,曹操到。想美女,美女到。这就是心想事成。”夏真与袁州眼神相遇时,她没有直接招呼袁州,而是嫣然一笑。就是这嫣然一笑,让自认为不贪女色的袁州心旌摇荡。
 
  为了给夏真加深印象,也为了在夏真跟前有个出色的表现,他主动让座,靠近夏真,与她搭讪。夏真大方率性地迎合,一路相伴十分钟,袁州前所未有的愉快。夏真下车时问袁州:“我该怎样称呼你?”这个问题袁州很开心,他侃侃而谈:“我的本名——袁州,绰号——圆周率,是初中同学取的,有同事也叫我周圆,不管别人怎样称呼?我只图开心,别人咋个喊,我咋个答应。论年龄,我应该是你哥;论工作,我是你爸爸的同事,你应该叫我叔。但你叫我为叔,又显得有些乱,因为曾经我也叫你父亲为向叔,不过,现在改口喊向领导了。领导,是对上级的尊称。叫我哥哥最妥当,我是独生子,下面没有妹妹。”如此一番论证,夏真抿嘴一笑:“以后就叫你哥哥了,一言为定。”袁州愉快点头:“一言为定。”这时,客车停了下来,夏真冲着袁州莞尔一笑,袁州故作沉稳地挥了挥手:“夏真妹妹慢走。”车窗里,留下袁州痴傻的目光,夏真仪态万方的身姿,好看的学生头,端庄的容颜,清澈的眼眸,如玉的双手,无不让他心醉神迷,他第一次意识到:一个花季女子,是如此令人心生美好。这个曾经发誓在三十岁前不结婚的家伙,那一刻,不可救药地开了窍。
 
  袁州渐渐掌握了夏真的作息规律,夏真何时上班?何时下班?他都了如指掌。他暗下决心:必须穷追不舍,利用夏真的这个暑假征服她,否则,过了这个村,或许就没了这个店。
 
  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置换在袁州身上同样贴切,曾经衣着随性的他,开始注重仪表,他不惜重金,花去三个月的薪水,买了两套名牌服装、一双皮鞋、一个公文包和一根领带,精心将自己包装起来。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第二天清晨,袁州穿戴一新,自恋地伫立在镜子跟前瞻前顾后:“我这细皮嫩肉的脸,我这风度翩翩的身材,我是如此充满魅力,如果我是一个女人,也会爱上现在的自己。”一番自言自语,他禁不住噗嗤一笑,他拍了一下脸,冲着镜中的自己又是一阵羞辱:“你呀你,忽然感觉曾经的你太猥琐,一番装扮后,你又是那么道貌岸然。”继而他又鼓励自己:“坚决不做癞蛤蟆,我要做夏真心中的那匹白马。”
 
  在上班途中,坐在客车上的袁州,又与夏真不期而遇,只是这次多了秋善。夏真主动让座:“哥哥,你来坐吧。”袁州彬彬有礼:“美女优先,我喜欢站在车上摇摇晃晃的感觉。”两姐妹坐在一起,酷似的模样,让袁州心生恍惚,如果不是夏真主动招呼他,他无从区分谁是谁非。
 
  客车到达嘉德镇车站,向家两姐妹跟随袁州一同下车。看见袁州西装革履,夏真大加赞赏:“耶!哥哥,今天要去相亲呀,打扮得好酷帅。”袁州也从秋善的眼神中捕捉了她对自己的好感。袁州飘飘欲仙:“能让你们刮目相看,是我的荣幸,不管我怎样帅,都不敌你们貌若天仙。”夏真俏皮地打量着袁州:“有个成语叫郎才女貌,大概意思就是关于帅和美的高度概括。”秋善低声干涉夏真:“别扯远了。”袁州夸赞:“你是大学生,自然有你独到的审美。”在街道的三岔路口,三人道别,各奔东西。
 
  袁州刚走进镇政府大门,上班的同事对他无不刮目,B同事上下打量袁州:“好家伙,这身行头,肯定花了不少银两,突然变得如此振作,差点亮瞎了我的眼睛,坦白从宽,要做谁的白马王子?”袁州狡辩:“我,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注重仪表,无可厚非,你可以西装革履,为啥就不允许我温文尔雅?”C同事鬼头鬼脑地凝视着袁州:“哎呀呀,这气质,这帅呆的模样,咋个看咋个顺眼,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不用猜测,肯定有主了。”袁州的眼神落在C同事脸上:“喜事,何来喜事?”这时,向香顺走过来:“小子,如此玉树临风,是不是要相亲?”袁州面红耳赤:“就穿一身新衣服而已,向领导!就连你都在洗涮我了。”袁州的帅,在夏真一家四口中,已获得了三个人的认可。特别向香顺对他的赞美,让袁州底气倍增,这个未来的老丈人,将在他和夏真之间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心仪一个女孩,宛若心里盛放着鲜花,在神往中,总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美好。
 
  袁州坐在办公室里心猿意马,以致于A同事走到他跟前都不曾发觉,A同事竖着食指在他眼前晃悠:“患相思病了,何以那么忘我入神?”袁州惊慌失措:“没事发呆,不可以吗?”A同事嬉笑:“发呆不违法,打望不罚款,继续。”袁州瞥了A同事一眼,A同事冲着袁州俏皮地扮了个鬼脸。
 
  那天中午,袁州与A、B、C三个同事在食堂吃饭,为了刺探袁州究竟在爱慕谁家的女孩?三个同事旁敲侧击,也没从袁州的口中讨到一点口风。袁州深知隐私不能分享,因为他爱慕夏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所以不能胡言乱语,于己于她都是一种尊重。
 
  为了亲近夏真,袁州每天中午都要佯装路过复印部。如果夏真有空闲,他就走进去跟夏真海阔天空;如果夏真有事在身,他便若无其事地路过。
 
  一天,袁州偷偷站在复印部旁,出神打量夏真时,路过的B同事蹑手蹑脚地绕到袁州身后,“嘿嘿!花痴!原来如此,别鬼头鬼脑的,把勇气拿出来,正大光明地进去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偷在这里踩点。”袁州尴尬至极:“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一个正经人,在你看来,就只配当个花痴或小偷?”B同事奚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袁州嗔怒之际,B同事捧手恭维:“向领导未来的金龟婿,手下留情,开个玩笑罢了。”
 
  袁州拉着B同事神秘兮兮地走过复印部后,B同事又开始了幸灾乐祸,“坦白从宽,我是不是发现秘密的第一人?”袁州正色道:“管住你的破嘴,别到处散布是非,向领导知道了不好。”B同事挑衅:“向领导最应该知情,凭什么人家养育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女儿随便嫁给你?何况人家还在上学。”袁州求饶:“所以不能大张旗鼓。”B同事质问:“难道你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暗恋下去?”袁州优柔寡断:“那就等她大学毕业了再说。”B同事煽动袁州:“我看你是当局者迷,没有谈过恋爱。我看过恋爱的,但没见过像你这样恋爱的。现在大学里谈恋爱的比比皆是,赶快行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然,黄花菜也会凉的。”忽然得到B同事提醒,袁州心生感激:“谢谢名师指点!”
 
  B同事古道热肠,为了促成袁州与夏真,一个周末的下午,B同事问向香顺:“向领导!这个周末你有安排吗?”向香顺反问:“不会有什么好事砸到我头上吧?”B同事说:“听说你们家有口鱼塘,又听说周姐有一手好厨艺,我们背地里已酝酿了很久,想去你家钓鱼,今天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口。”向香顺大方十足:“可以呀,要去的都可以去,这客我请定了。”B同事欢天喜地:“那就明天了,一言为定。”向香顺说:“我给你们敲一下警钟,你们来,必须空手来,如果要提礼物,就不来了。”B同事不亦乐乎:“好好好,亲爱的向领导,处处都在彰显你的清正廉明。”
 
  第二天上午,太阳隐去了的踪影,燥热了一阵的天气突然凉意扑面,袁州伙同A、B、C三个同事一路徒步去向香顺家。
 
  半道上,一辆黑色轿车戛然而止,四个男士齐刷刷地盯着司机,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如果我没看错,你是袁州,还记得我吗?圆周率。”袁州凝神傻笑:“你是?哦,你是我的初中同桌沈迈。好久不见,现在在哪里高就?”沈迈走出驾驶室:“我在检察院,你们这是去哪里?”袁州兴致盎然:“去我们领导家钓鱼,如果有兴趣,可以一同前往。”沈迈心花怒放:“求之不得呀,这个周末精神空虚,窝在家里憋得慌,特意出来兜风。”袁州坐上车就是一阵阿谀奉承:“你小子年轻有为,混得不错哟,小车都开上了。”沈迈哭笑不得:“打住哈,车是我爸的,目前我没实力买车。”
 
  袁州在公路边找了个停车点。五个青春无敌的小伙,从车里钻出来,一路谈笑风生,引来路人驻足。
 
  路边,一只小羊温驯地甩着尾巴,跟随着羊妈妈一起吃草,沈迈驻足观望:“好亲近的母子,就像我跟我妈。”袁州大笑:“这是城里人的想象力,不自觉地从羊的天伦联想到了人的天伦。”沈迈有点感伤:“因为我失去了爸爸,也没看见小羊的父亲,所以……”袁州说:“抱歉!原来伯父已不在人世。”
 
  一直在城里长大的沈迈,行走在蜿蜒曲折的田间小路上,仿佛一株忘忧草:“有幸跟你们一起感受初秋,近距离地亲近田野,呼吸稻谷飘香。今天天公作美,适合放飞心情。”沈迈一边感叹一边深呼吸。袁州洗涮沈迈:“一个在城里待腻了的人,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就三文不知二五了。乡下对你真有这么大的诱惑?”沈迈戏谑:“我都后悔出生在农村,太喜欢乡野了。”B同事调侃:“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找个村姑来补救。”A同事接话:“现在讲的是门当户对,请别乱点鸳鸯谱。”沈迈有点小激动:“听人说,半工半农,一生不穷。如有可能,找个农村媳妇又未尝不可。以后,就算走投无路,农村这个大后方,至少说老婆还有一亩三分地。”B同事说:“沈先生,你的爱情梦想可以让袁州帮你实现。”袁州嘿嘿一笑:“我现在做梦都想找个村姑,我们携手,共同努力。”袁州与另外三个同事心照不宣,C同事揶揄:“你们两同学算是殊途同归,且有相同的恋爱志向,真是奇了怪了,不如一箭三雕,顺便去找两个女孩相亲,也就不虚此行。”沈迈对袁州说:“如果有现成的,可以争取。”A同事说:“有现成的,而且是貌若天仙的两姐妹,如有胆量,今天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沈迈丈二尺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就拿我们幽默打趣,怎么感觉我和袁州真像去相亲似的?”袁州跟沈迈低语:“这要看我们有没有艳福了?如有可能,这一趟千值万值。向领导有两个就读大学的双胞胎女儿,模样如花似玉。这段时间,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向夏真,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向秋善同样魅力十足,我敢断定,你小子见了,绝对把持不住。”沈迈信心十足:“如果真像你描述的那样,今天可得抓住机会。”
 
  听说袁州一行要来钓鱼,周明英一大早就去街上买菜。向香顺自制了四根钓鱼竿,正在鱼池边摆弄时,五个小伙如期而至。
 
  袁州先声夺人:“向领导,我在半路上给你捡来了一位检察官,名叫沈迈。”向香顺与沈迈热情握手:“你是贵客中的贵客、嘉宾中的嘉宾,欢迎欢迎!”周明英端来五张矮凳,秋善端来五杯清茶,分别放在五个小伙跟前,在场的人一一自我介绍后,袁州惊讶地问秋善:“秋善妹妹,今天怎么没去医院?”秋善说:“今天是周末,老医生不上班。”轻言细语的声音,温润优雅的举止,果真名不虚传,沈迈惊鸿一瞥,目光追随着秋善转身进屋的背影喃喃自语:“我的天!分明就是仙女下凡!”袁州用手转过沈迈的头:“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悠着点,看你春心荡漾的样,我恨不得掴你一巴掌。”沈迈奚落袁州:“假正经,今天你来这里钓鱼,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吧。”袁州洋洋自得:“彼此彼此,如此美丽的女孩,哪个男人不倾心?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三个同事的兴致在池塘里,袁州和沈迈的心思则在向家两姐妹身上,两个家伙守着钓鱼竿畅所欲言,以至于忘记了脚下还有两根钓鱼竿,袁州不经意间晃了一眼水池,一条大鱼正巧上钩,并迅速将鱼竿拖到了水里,看见水里挪动的鱼竿,袁州慌了神,他试图伸手去拉起鱼竿时,一不留神踩虚了脚,在垂钓者的唏嘘声中,袁州不可逆转地滑进了鱼塘。A同事戏谑:“我看这家伙不是在钓鱼,而是鱼在钓你。”岸边的人笑得前仰后合。袁州水性极好,平时见水就来兴致,反正都成了落汤鸡,不如将计就计,他一边在池里游,一边撩起池水,挑逗着三个同事,三个同事也不甘示弱,抓起身边的泥沙,洒向水中的袁州,一场戏水与抛沙的对决,引来院中邻居前来观看,向香顺嘲笑袁州:“人家钓鱼一声不吭,你钓鱼却惊天动地,这下,鱼都被你们吓跑了。”A同事隐喻袁州:“这小子来这里钓鱼,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向香顺纠正:“钓鱼、游泳两不误,袁州还是第一人。”B同事说:“岸边还有一位,因为暂时没滚水,我就不指名道姓了。”向香顺满头雾水:“越来越听不懂了,你们到底在说谁?”C同事郑重地看着向香顺:“向领导!总有一天你会懂的。”向香顺正欲追问,周明英走到鱼塘边:“袁州!快起来吧,洗一下澡,换一下衣服。”袁州顺着C同事身边的鱼竿爬到岸上,C同事幸灾乐祸,把鱼竿转向袁州:“我都不想钓鱼了,就想钓只落汤鸡,来,落汤鸡同志,请上钩。今天中午的餐桌上,又将多一道菜。”又是一阵嬉笑怒骂。沈迈差点笑岔了气:“圆周率,不,落汤鸡,今天你又多出一个绰号了,这是你奋不顾身的结果。”
 
  圆周率,隐含着历史渊源,散发着科学和人文气息,袁州喜欢这个绰号。而落汤鸡,分明有侮辱之意,虽然心里不悦,但当着向香顺的面,也就懒得去掰扯个好歹。
 
  袁州换过衣服走近沈迈:“走,我们去山上逛逛。”沈迈迫不及待:“正合我的胃口,从不同角度感受一下这里的夏季,这个地方,我太喜欢了。”A同事调侃:“两位,千万别迷路,别麻烦我们来找你们。”沈迈说:“不要黄鼠狼给鸡拜年了,我们互为保镖,出不了状况。”
 
  他们穿过田野,爬上山顶,沈迈神采飞扬:“圆周率,说说此时的心情。”袁州惊呼:“高瞻远瞩,心旷神怡。”沈迈伸开双臂:“哇,真是太美了,这里春季和夏季,肯定更美。”袁州点了点头:“春夏秋冬,各有其美。”沈迈舒展地躺在山顶的草坪上:“天为幕,地当席,此种感觉妙不可言,都不想回城了。”袁州似笑非笑:“这就是你想在这里找个媳妇的理由。”沈迈大言不惭:“必须的,我马上对天发誓,不,我们都对天发誓,为了夏真和秋善,必须全力以赴。”两个家伙虔诚立定,默然起誓,然后信心十足地击掌认定。他们眺望着向家大院,恍若金秋的原野上,夏真和秋善从那片阳光灿烂的向阳花丛中正朝着他们翩然而来。
 
  这时,袁州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向香顺打来的,“等你们回来开席了。”两个家伙如梦初醒。
 
  向香顺家堂屋的餐桌上,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酸菜鱼、凉拌鸡、火爆鸭、水煮肉片、南瓜汤等,向香顺提出一壶泡酒:“今天都不上班,可以开怀畅饮,但不能喝得太醉,因为家里没有预备多的床,所以无法留宿你们。”沈迈客气推让:“我只管吃菜,不喝酒。”向香顺劝解:“如果不开车,可以喝点尽兴。”袁州帮忙开脱:“他要开车的,饶过他。”
 
  他们馋得舌头都伸进了喉咙,巴不得大快朵颐,直到向香顺一家都坐上桌了,才迫不及待地竖起筷子。周明英温情提议:“兄弟们!吃点菜喝点汤再饮酒吧,以免伤胃。”袁州赞不绝口:“你们家的这顿饭,我们已盼了很久,周阿姨的厨艺,果然名不虚传,绝对能与大厨媲美。”向香顺说:“你们可以常来,我家这个贤内助,乐意为你们效劳。”为了表达对客人的尊敬,向香顺吩咐秋善敬酒,沈迈一如既往地稳重,他温文尔雅地起身,抱歉地说:“谢谢秋善妹妹的好意,心意全领了,我不善饮酒。”袁州装腔作势,浅尝辄止,三个同事没有当场揭发。沈迈的目光一刻不停地追随着秋善,没有谁能让他如此动心,秋善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温婉之美,让他心醉神迷,他期待与秋善的目光相遇,但秋善自始至终就没正眼看他一眼。
 
  午饭后,袁州一行匆匆辞别。一路上,袁州和沈迈依然是三个同事乐此不疲的调侃对象,A同事奚落:“这下,又多出一位同志患相思病了。”沈迈大言不惭:“这相思病,我患定了。”
 
  沈迈分别将袁州及同事送回家后,在一声声后会有期中,沈迈满载一路喜悦,驱车回城。
 
  

上一篇:《向阳花开》二十三

下一篇:向阳花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