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www.ymwears.cn

王必政散文||远去的江湖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王必政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1-05
摘要:何为江湖?江湖就是人的洪流,是为稻粮而谋,为生存而战的烟火世界。只要有人就有思想,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从不曾离开的是江湖,越陷越深的是江湖。
      何为江湖?江湖就是人的洪流,是为稻粮而谋,为生存而战的烟火世界。只要有人就有思想,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从不曾离开的是江湖,越陷越深的是江湖。江湖,这一带有袍哥文化的名词,最早见于《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濡以沫,相掬以湿,不若相忘于江湖”。愚混沌五十余载, 在江湖世界时乖运舛,但不想委屈自已,总想活出自己的真性情,想让“人”那一撇一捺自由舒张,因此,四处碰壁,拿世俗眼光来看,操得很孬!混得很差!随岁齿渐增,蒙昧初开,对生存的这个“江湖”有良多感悟,诸般反省而渐生倦意。虽遍体鳞伤但收获的是灵魂的顿悟,浮生五十余年的“修行”,“道场”正是那些风雪交加的人生和棱角粗砺的生活。
生与死
      生命的本源是虚无,生命的归宿仍是虚无。生,是一个伟大的小概率事件,而且生命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单程旅行,人生是一次向死而生的悲壮历程,因此,对生命应该小心呵护,万般珍爱。有人从物理学意义上讲,无所谓生与死,因为生前死后构成我们的微观粒子是守恒且永恒的,但我认为这是伪哲人的狡辩,因为它忽略了一个合成人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思想和灵魂。人们千方百计用科技手段延长生命的长度,从不曾去铸炼生命的宽度和厚度,我以为生命的价值是长乘宽乘高的体积。
      我喜登高,冥想我出生之前的世界,遐思我离开这个世界后的虚无,每次都有陈子昂登幽州台后的旷古沧桑之感,我想,世上最伟大的人影响社界也不过区区几十年,更何况我等凡夫俗子呢。周国平曾说“死,如同看太阳,不可直视",其实,好好活着的时候,去想想死这个忌讳的话题,未尚不是件好事。
      前不久,我上午和家人去保健院探望喜得贵子的朋友,中午和下午为了二两碎银在城市几个部门奔走求人,晚上在殡仪馆参与亲戚长者的祭奠,这一天多象人一生的缩写啊,少年老年紧挨着生死,中间是奔波忙碌的中年,忙过了,儿女成人了,大限也就快到了。
      人生这条线段,就是连接生日和忌日的连接线。父亲去世两年来,我总是产生一种人生的幻灭感和消极情绪,不过我认为自己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毫不避讳,我也怕死,我怕死后的冷清和虚无, 我怕亲人的疏离和恐惧,我怕死后永远的寂寞。
      我也产生了物色墓地和买棺材的想法,我不需建造什么“世业”不过一定想栖身一个阳光充盈的地方,听落花流水,看云卷云舒。一个无德无能之人,凭什么让后人强行地勒石以铭,丰碑不是凡间之物可铸,想不朽的定会速朽!
食与色
      “食色,性也”,《孟子,告子上》。古圣人已明述,食和色是人的本性,这也是动物的本性。食,方可提供生命的能量,色,才能延续种族的香火。君若常看《人与自然》节目,但凡空中飞禽,地上走兽,水中鱼类,它们之间杀伐戕害,算尽机关,优胜劣汰,进化灭绝,无不因“食色”而起。当下,物质富足的时代,人的“食色"本性已发挥到极至。穿山甲,鲜猴脑,……越吃得刁钻稀奇,越吃得奢侈高端,越显得身分的尊贵,肉山酒海,脑满肠肥,许多人吃出一身毛病。恕我直言,时下许多婚姻的基础是建立在“现实”之上,你看每年正月,民政局门口离婚的“长龙”就说明婚姻的脆弱!
      所谓爱,成了一种欲望,一种说辞,功利自私,见异思迁,催生着那些亢奋的荷尔蒙,受伤害的是老父母和草率生下的子女!物质富足了,人的动物性一面更凸显,人之神性一面在湮灭。
      真爱,具有排他性,是绝对自私的,经得住艰难生活的考验。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真爱的园地种满蔬果,遍插栅栏,绝容不得墙外的“鸡鸭"探头探脑地觊觎。
善与恶
      善良和悲悯是人性的基石。如果人性中缺少这种成分,那这个人一定是造物送给人间的恶魔!如希特勒,日本那些战争狂人,那些杀人分尸的变态狂。我常观察,但凡一个人举止乖张,满脸戾气,这个人一定有童年不健全的家庭环境和不幸的生活经历,但脾气暴躁者未必心不善(我属这一类)一个人应常怀恻隐之心,善良的人多会善终,家族一定兴旺,子孙福泽绵长,那些在时代风口浪尖跳得高的跳梁小丑下场大多凄凉,家道不昌。“善不可失,恶不可长”(左丘明)“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孟子)人心不善者,子孙难昌盛,人难善终,心善者寿必长,心刻者寿必促。
      但凡遇上街边乞丐,我必有所表示,有朋友说我这是上当受骗,我认为善良是出自本心,不带着功利,不必考虑对方的意图,上帝自有火眼金睛。人间多的是忘恩负义之辈和鸡鸣狗盗之徒,飞鸟鱼虫,蛇豸乌龟,生存路数各不相同,不必计较罢。多给后辈结些善缘,多给子孙辟些福田吧!不求升仙,只求良心怡然。静心观察,有许多“可怜人”身上释放出许多人性的恶,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名与利
      人都想拥有好的地位和更多的财富。名和利并无原罪,它可让我们过得不卑微,它让我们活得优渥,如果一个人已拥有相当的地位和优越的生活而去嘲讽追名逐利者,那是坐着说话不怕腰疼。
有位老农在医院看病,医生找补零钱时补了两粒镇痛片,他怕放在衣兒里以后忘了,本来身体无不适,他觉得可惜,竞一口吞下肚,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心里一阵颤栗,我无意戏谑老农。这正是我父母那代人的缩影,他们生活的时代太穷,那时也缺乏创造财富的条件,因此,他们把每分钱当作命,不惜牺牲健康去求得基本的生存,因此他们身上无不烙下艰辛生活的印记。或许他们从没思考过生命的意义,他们终生机械地劳作,压根没机会去思考罢。
      时下,高消费的物价和高标准的生活追求,让人们不得不去拚命挣钱。但我觉得有两点值得反思,一是量力而行,适可而止,二是不应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总听到许多人说压力大,几个孩子要在某大城市买房,结婚要彩礼,我想试问,谁规定的,一定给孩子在城市买房,他们长大干什么?婚姻是拿钱买吗?我们可以给自已设定一个较高的目标,这个目标伸手可及太低,搭上梯子才及又太高,正确的应是跳一下可及,这叫量力而行!目标的设定当在自已能力掌控和大环境许可的范围內,否则,劳心费神,疲于奔命。
      在仕途上,当顺其自然,问心无愧,努力建树,不应投机取巧,苟且营谋。有种人把追求更高官位作为毕生追求,这种人叫“官奴”,一生谨小慎唯,如履薄冰,领导的一个眼神和一声咳嗽可让他心惊肉跳,惊悸不安,其实这种人虽可得到些擢升,却如同带着刑具在生活,灵魂从没舒展过。
“不好名者,斯好利,好名者,好利之尤者也”(清,钱琦)“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我们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觉得,对于生命持有一种无忧无虑的淡泊态度,将抵消他自身的一切缺点”(威廉,詹姆斯)追名逐利,如过江之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做到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那更需要强大的精神支撑!
灵与肉
     生命由肉体和灵魂两种成分组成,肉身如同机壳,而灵魂才是主机。强壮俊美之身,充实博大之魂,是我们都想拥有的,然造物很吝啬,往往二者不可兼得,往往是貌比潘而心无点墨,虎背熊腰却灵魂孱弱。二者兼得者有之,万中难有其一,足智多谋的孔明,千古完人周恩来,导弹之父钱学森。有部分人某领域杰出超凡,但一生饱受病痛折磨,贝多芬,肖邦,鲁迅,史铁生……
蔡崇达所著《皮囊》中有一句名言:皮囊之下寄居着的是每个人的灵魂,我们将皮囊当做自已灵魂的栖息地,在抗争中努力的寻找能和世界相平衡的支点。说得多经典,人这个圆柱体外形基本一致,但灵魂千差万别,大凡出类拨萃者都具备强大的灵魂。
     纵观中华三千年文明,人性舒张,思想自由奔放,大家频出的有三个时代。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魏晋时的清流激荡,民国五四运动后的先觉者。长冗沉寂的和平后,历史总会阴霾四起,这时定会有大的先知唤醒众生,催生文化的一次大的核变,近而推动社会的发展。充实的灵魂往往是孤独而忧伤的,高处不胜寒,她拒绝世俗的光鲜和浮躁,正如极高极寒之地才可生长雪莲一样。
      一个人灵魂的充盈取决于成长的经历和后天的培植,诗人和哲学家都有极忧伤和孤独的灵魂,以至于俚俗之人视其为疯子。“唯有成为皮囊的主人,在污浊中,不失去自我,不被其拖累灵魂,才能让生命保持轻盈感,自在来去人世间”。(蔡崇达《皮囊》)让我们都有强健的身体,让灵魂有地方搁放,愿我们都有深䆳的灵魂,我们不致于象蝼蚁一样活着。

 
家与国
      家是国的细胞,亿万个健全的细胞又构成国家这个健全的肌体。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有家才有国,有国才有家,国家昌盛,我们千万个家庭才能幸福。风雨兼程之路,个人的命运,家庭的命运始终与国家命运同频共振。中华历史曾有威服天下,万帮来朝的汉唐荣耀,也有京师沦陷,割地赔款的宋清屈辱。近代的日寇入侵,半壁河山遭三岛倭奴蹂躏,这些历史时时警醒着每个国民,我们当振兴家庭进而复兴国家,以雪前耻。
     一个对父母不孝之人,一定是对国家不忠之人。一个人对生他养他的父母尚不知尽孝,怎能奢求他为国尽忠呢?这个时代,更应弘扬新的孝道文化,家贫出孝子,国难显忠臣。岳飞,文天祥,杨靖宇,张自忠……这些鲜活的名字定当烛照后人,流芳万世。
     今天许多家庭在家风引领方面极端功利,动机极端自私,用光鲜的世途,挣大钱的职业,黄金屋和颜如玉去刺激孩子的上进心。再富足的家庭,如果没有文化的浸润,没有思想的引领,没有道德的支撑,终究会是外强中干,决不会走得太远。
    一个家族一定要推选一个视野前瞻且德能服众的“常务老大”,掌控这个家族的前进方向。堂屋和宗祠,是一个家族的精神高地,是一个家族的荣耀记忆,今天,我们每个家族应该修葺堂屋和宗祠,将族中德行可表者的事迹和照片陈于其中,礼敬先人,以昭后昆!我们的寒暑假,不要逼着孩子去这样那样的补习,去做那些如山的作业,应带上孩子去中华文化最集中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去研学旅行,譬如西安,北京,南京。
诗与禅
     世上非常快乐的有两种人,一是超凡脱俗的圣人,一是蒙昧无知的愚人,我们大多数都是喜忧参半的凡俗之人。如何度过这一生,看透生命不可承受之轻,忍受生活不可承受之重,活出诗性与禅意,也不枉活一生。人一生是从小活到大再到小的过程,儿时天真淳朴,成年心灵落满尘垢,老了空灵清彻,历尽风霜,见惯世态,平静地等待大限的到来,溶入归化的轮回。率真而随性地活着,不计得失,不惧死亡,悟透生之本质,方为活出生命的诗意与禅意。
    我曾四入三秦大地,临潼秦陵的兵马俑前,咸阳塬上的汉唐帝王陵墓旁,唏嘘喟叹,成败荣辱,帝王凡庶,皆一抔黄土。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我曾在汉武帝的茂陵泥土中拾得一枚汉瓦残片,闭上眼深嗅这片汉瓦,穿越时空,遥想两千年前的大汉。是非成败转头空,人生一梦是须臾,我们应当好好活在当下,活出人样,给后人、给社会留点念想。
    我们是渺小的,我们的能量极其有限,我们如无力改变现实,我们就当与现实和解,我们与江湖有千丝万缕的恩怨,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
    日暮途远,道阻且长。
    夕阳欲颓,乡关何处?
    我崇拜项羽,他是一个失败的英雄,他有鲜活的个性,丰满的人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曾看过一幅油画,题目已不记得,但内容终生难忘:乌江边,天空的残阳刺破乌云,像聚光灯一样打在项羽的身上,满身血渍的铠甲在阳光下鳞鳞返光,项羽怀抱虞姬,仰天长啸,带血的宝剑斜插泥土,伤口流血的战马依偎在他身旁悲鸣……旷古的风撩起项羽战袍一角……
     他的身后,是远去的江湖……
2021年冬至于成龙实验学校
(网图侵删)


作者简介
     王必政,号笔正。成龙实验学校校长,从事中学语文教学三十余年。巴中市作协会员,巴中市红学会会员,通江县第九十届政协委员。著有散文集《心灵苔藓》,诗集《红尘摆渡》。

上一篇:闫明亨:欣赏一副桥头对联的张力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