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有幸于远方的人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其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12
摘要:我就想去见你 越过高山,跨过大海,挤出人群 徒步行走,不需要奔跑 不要欢笑,无需高歌 悄无声息就好 手拿不会枯萎的塑料玫瑰 任这时光蹉跎 你还是你,也只有一个你 一头长发,一对虎牙,给我留一份牵挂 挂念不了海滩和花园 管不住了左右的流言 我就想去见你
       “我就想去见你
        越过高山,跨过大海,挤出人群
                          徒步行走,不需要奔跑
                          不要欢笑,无需高歌
                          悄无声息就好
                          手拿不会枯萎的塑料玫瑰
 
                          任这时光蹉跎
                          你还是你,也只有一个你
                          一头长发,一对虎牙,给我留一份牵挂
 
                          挂念不了海滩和花园
                          管不住了左右的流言
                          我就想去见你”
    
  我总是喜欢在夜里在网页上浏览到各地的风景,心动之际。我就会试着把自己融入这一张照片里。只不过,这样会让我产生一丝冰冷的孤独感。当关闭网页,视线回归房间,抬头望着窗外满天星辰时,我知道,明天外面一定是阳光恬静,抬头便可见深蓝的天空。
     目前每天都是过着一样的生活,相比我已经高中毕业的同学,我只能用痴痴的望着。当他们升入大学继续深造,而我还在高中继续过着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时,他们总是隔三差五的来嘲笑我是一只高三狗,我总会在电话这头板着脸对他们说:老铁,扎心了。随后他们便会安慰到:没事儿,我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本来我也因该和他们一起高中毕业的,可是因为某种原因,无奈成了他们的学弟。以至于他们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总会说:你的远方我要先去看了,你慢慢的来吧。又特别是其中几个关系特别好的,语言更加无拘束,我当然也是不以为然。
      “今年的新概念比赛还参加吗?”陈琳发来一条微信。
      “到时候再说吧!”我躺在床上,在熄灯的宿舍沉默了一会儿,才简单的回复。
      “我还是那句话,梦想先放一放,先考大学,大学有的是时间给你,有的是机会给你。”
      “我知道了。”我沉寂在宿舍微弱的手机光下,在室友的《往后余生》中沉寂。
   
  待明年高考后,我想去到一个自己想往的城市,最好靠着海。但最好是可以去到陈琳的城市。陈琳今年去到了福建厦门。
     可能原来老三班的同学抓破头皮也不会想到,我成了他们的学弟之后,在高三时期,我交流最为频繁的会是陈琳。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与我关系最好的因该是我老三班的同桌:文思源,我们都叫她源子。源子是我第一个高一认识最早的人,这也许是因为是同桌的缘故。我俩演绎的故事在老三班同学眼中如童话般,这样的故事却最终在新年的第一天,她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故事还在朦胧之中就已结束,后来逢着有源子影子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初见源子,她是一头短发,不怎么笑,不怎么说话。源子是一个很浪漫的女生。只不过她是一个慢热型的女生。源子常对我说她想做一名模特,最希望能登上维秘的T台,说着这些时,脸上总洋溢着笑容,我问过源子为什么总是笑着说,源子便笑说那是自信的笑容,维秘的模特都是很自信的,她还笑着说这可是她的远方,而她的远方自信是第一步。至此我也从源子子身上感觉到了在别人身上感觉不到的东西。源子是一个视野很广阔的女生,以至于她经常跟我普及的世界各地的风景,说她最想去哪儿做什么,听的我开始羡慕旅行,她说远方真的很漂亮。故此我也经常开玩笑都要说,那我可得带着你去远方看看。源子总是笑着说,不许反悔哦。在那个时间看来没有什么,只要朋友在一起,这样说说笑笑是很开心的。虽然我和源子变得热闹起来,但当我们做着各自的事儿的时候,都会很安静,随着秋的到来,我便开始写我高中第一篇文字,《告余昇》系列的第一篇。那时候,每当我在认真书写文字时,源子都会趴在桌子上默默的看着我,就像我静静的看着她照镜子一样。右手压在左手上面,侧脸再贴在手背上。若是不经意间看见对方在瞅自己,便相视一笑。《告余昇》系列的第一篇写好之后,第一个阅读的人,自然是源子。以至于此后的每一篇《告余昇》的第一个读者也是源子。原子对我说,每一个有文学梦的人,在文学梦的这条道路上,第一批读者总会是自己的朋友,我很幸运我是你的第一批读者。《告余昇》一共写了二十一篇,最终则是以我18岁的到来而结束了《告余昇》系列。《告余昇》有几篇,随着和源子的疏远而丢失,丢失了的也没去找过,后来发现丢失的大部分的《告余昇》系列都是在和源子陌生后的一段时间写的。
      在和源子陌生之前,有一个外班同学向源子告白,我原以为自己的朋友有人向她告白,会有人向她送去幸福,我应该为源子送去祝福,值得为她高兴。可看着那男孩对源子说的情话,本应该有的笑容却一丝没有,忍不住消失在那一片欢笑中,才发现不忍看到结局。可当晚因为这事儿久久不能入睡,脑袋里想的东西都是源子被人告白的事儿,甚至对那男孩感到一丝妒忌,妒忌他的勇气。有些人因为看过一眼之后,就因为心动而告白,而有些人却会因为默默的关心、等待而错过、失去,就因为第一眼的心动的告白而收获芳心,而有的一个人努力很久,也不会有半点收获,一个人的努力而不敢显露的成了友情,乍见之欢的告白成了爱情。等到第二天我得知,那男孩并没有告白成功后,我的情绪才稍稍平复,一丝难说的喜悦。但在源子面前,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依然装作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当我把写好的《告余昇》给源子看过之后她曾经问过我,你这么喜欢文字,你准备选文科吧,我说我选理科,我给她的理由是理科升学填志愿的范围广泛一些,为此我也建议她,让她也选理科,以至于让准备选文科的源子,后来选择了理科,后来她高考之后分数不理想,志愿也就填的不理想,我在想,是不是我连累了她。因为在后来,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语:我们无权去替别人做决定,哪怕最亲近的人。当我临近高考时,我甚至怀疑我当初选科的时候,是不是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周围的同学,以至于我现在的语文老师都说我当初做了错误的决定。但我向我的朋友们埋怨过这些之后,他们给我说了一句很土的励志语: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必须要走完。现在的我也不知道源子会不会记得我,然后埋怨我,建议她选择了理科。如果她在埋怨我,我也许会感到欣慰,以此证明我曾经进入过她的世界,影响到了她。
      我也许是幸运的遇到源子就逢着了她的生日,她生日的时候我送了她一面很大的镜子,周围的同学很纳闷,说别人在自己女神过生日的时候都会送去一些玫瑰花,公仔玩偶什么的,可是你送了什么?镜子?我笑着说一句:镜子,可以照亮她的美。说真的,能够让自己感到快乐的时光流逝的真的很快。和源子陌生很久之后,我一个人在食堂就餐,源子所在的班级里我的一位朋友来到了我的对面坐下和我共同用餐,他对我说,我的字写得真的很漂亮。我很迷惑,问他在哪儿,又看到了我写的字。他说他同桌说他的字很像一个老朋友写的。他的同桌便是源子。后来我的朋友接着和我说,当说源子说着他和我的字很像的时候,她翻开她的册子,从里面拿出我的写给她的一首小诗给他看。我听到这里,我心中暗自窃喜,原来源子一直还记得我。随后我便笑着对源子的新同桌说,我的字乍看还可以,如果仔细看就不是给一般人看的了。此事之后我在想,是不是该再次联系一下源子。但有时候,犹豫真的很可怕,犹豫着犹豫着,便又再次错过了,而到现在我最希望的是我送给源子的镜子,她还在继续使用,照亮她的美和她的自信。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的一段台词,有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消失,而有的爱情在不知不觉中正在悄然发生。直到看了这部电影以后,我又才想起,源子曾经说过,想和我一起看一遍《夏洛特烦恼》。只是当初的话,对于现在就像烟云一般,散去之后便再也看不见。或许这是好事,让我不会再烟云中迷失方向,可以清晰的看到从源子身上萌发出的属于自己的远方。但还是偶尔会听一听,哼一哼,她平时最喜欢唱的,或者我们经常在一起唱的歌曲《情非得已》。说好的一起合唱《因为爱情》到最后也只剩笑话。如果那次源子听到了颁奖的老师读到我的名字时,她会因为我因文字而获奖,替我感到高兴,那我该多幸运。只是这些说不清楚的事情也只敢奢望一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对生活的看法随之改变,开始焦虑,从源子身上萌发对远方的向往,但错过源子,也成我开始远方的一件最幸运的事。因为成长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陈末看来,相爱就可以,但在小蓉看来,合适才重要。仔细想想,源子和我只适合做朋友。但因为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最后连朋友也不是。其实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试过之后才知道合不合适自己,仔细的人会发现,有些事情的开始便早已透露结局,而我又偏偏是那一个粗心的人。和源子陌生前她发给我一条消息,她说:我感觉你对我已经不像是朋友了。
      我和源子的故事,老三班的同学都看在眼里,都以为我们已经跨过了朋友的那条鸿沟,而其实我们早已断了联系,这一切陈琳自然是看在眼里的,那次与陈琳偶然的一次相遇,她也问我和源子的事情,我很坦白的说,早已经不存在任何联系方式,而又对陈琳说:现在想得很明白,认识了源子,我才有幸远方,错过了源子,我才开始远方,有失必有得。陈琳也不忘挑逗说,那你当初就应该选文科,因为在陈琳看来,我是因为源子而选择了理科。以至于认识我和源子的人都认为我是因为源子才选择了理科,而其实是源子因为我而选择理科。
      也许曾经会因为失去和放弃而失落、而不安。现在才知道,有些放弃便意味着成长,有些事情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或许是因为羡慕而迎合将就,一旦经历了,就会明白,有些事情就是羡慕,也不能将就。
      和陈琳相逢后,当晚我就给陈琳发了QQ消息,开始重新熟识起来。打破隔膜的话无非就是一些寒嘘温暖,陈琳在和我聊天的过程中,也时不时会谈起我和源子的事,有时会突然问一句,问我是不是真的和源子断了联系。我的回答只有一个。陈琳在这时便会说些可惜的话。我还记得她给我发过的一段话:“在我们看来,你们是多让人羡慕,对方做事的时候,另一方就会默默的注视,你在欣赏她的美,而她在注视你认真的样子。没有吵闹,高兴时,又可以在一起说说笑笑,没有其他谈恋爱的人那样卿卿我我,腻腻歪歪。对方都有自己的空间,互不干扰,说真的,我们都曾经希望,也认为你们能走下去,可是也不会想到,现在你们已经形同陌路。之后呢,一个人无牵无挂,这样的你可以浪迹天涯行走远方,希望你以后幸运一些,把从源子身上萌发的远方,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你真的很幸运,曾在美丽的世界遇见最美的文思源,既然你还有远方,就真的该去看看。”
      这是陈琳第一次安慰我,这次安慰,我想不出什么来回答她,最终等到第二天晚上我才回复了陈琳一段文字:“现在的我什么都不会想的太死板,有失必有得。和文思源在一起羡慕的终究是她的远方,而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远方。遇见文思源,从单纯的喜欢文字变成想把文字做好,以便记录好路过的每一处风景。我们谁都可以从失去中得到一些东西,就像我在文思源身上得到远方一样。话说回来,我不知道你是怎样得知我的远方是从文思源身上得到的,但我很高兴,你可以祝福我去到远方。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追求,但追求这东西就和信仰一样。而信仰就如《士兵突击》中的一段台词:信仰这玩意儿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一旦这样东西做好了,别人都会羡慕你,这样自己才能肯定自己。就像我在《天上人间》中的一段话:其实成功这东西自己说了不算,别人说了才算。同时我也希望你能有自己的远方,做一个有幸与远方的人。我从文思源的远方中收集了一束阳光,便照亮了我的海滩和花园。”
      陈琳第二次安慰我则是我失赛于第十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本来我早已经进入决赛。却因为父亲的原因而未能参加决赛。我想陈琳说了这件事儿以后,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说,我什么都不需要爸提供,只要他点头同意就好,甚至车费都不用给我,可为什么还是不允许我去。可能因为陈琳祝福过我的原因,便给了我第二安慰,但有些话是当着面儿说不出来的,所以陈琳又选择给我发一段文字:“只要你心存远方,也许不该急于一时,因为信念坚定的人一定是幸运的,要相信自己是幸运的,就像你对我说的一样,做一个有幸于远方的人,只要你还心存你的追求。”
      这次安慰我已经给陈琳说了谢谢。这时陈琳已经高考结束。只等开学,便可以重新见到新的世界,重新规划生活。之后我便一个人面对这无趣的生活,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寝室。倒也无所谓,熬过艰苦便是幸运。
      和陈琳的交往中,她总说我是一个忧虑的人,而她给的原因总是因为文思源。陈琳经常对我说,要学会放弃,遇见了就是幸运,又何必在意失去。我也常对她说忧郁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秋的人。
      悄悄发生的事,总能让人措手不及,但也总能让人难以抓住机会,也可能一个人的霉运遇到的多了,也就是一位幸运的人了。陈琳上学那天,突然给了我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短,只有几句话:“你的远方可能是你的梦想,其实梦想可以先放一放,先上大学,先有幸于大学,才能有幸于远方,最后才能从远方中汲取力量。”
      当我读完这封信的时候,我很想的冲到车站想去送送陈琳。但我并没有,我只是打开手机给陈琳发了一条微信语音:“远方可能不是距离的远近,就像我遇见你,但远方的路上终究离不开离与和,就如金庸先生所说:‘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这样才能做到足够完整,才是幸运的人。请你相信,我和你下次见面时,你可以看到我的远方。”
      前前后后我也参加了些文学比赛,可结果都不尽人意。参加2017年的《诗刊》发起的青年诗会落选,参加2017年新概念作文比赛初赛落选,唯一的成果就是自发组织的第十六届叶圣陶杯作文比赛在初赛中拿了一个二等奖,就连决赛也参加不了;一个语文报杯的省二等奖我稍微高兴了一下,但也没有什么值得特别高兴。2018年,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我以一篇《天上人间》获得了去北京决赛的资格,到最后也因为某种原因给错失了这两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还有几个比赛到现在也杳无音讯。
      我也只能悄悄的告诉自己,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看似满腹诗书的人,但自己的份量只有自己知道,但我依旧努力的想成为别人眼中的样子,做一个不仅仅有幸于别人眼中有幸于远方的人,更要做一个真正有幸于远方的自己。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