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请输入关键词    

繁花落尽尤未尽 一树玉兰一树樱

来源:未知     作者:胡译文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29
摘要:繁花落尽尤未尽 一树玉兰一树樱 胡译文 神灵初遇 我躺在草坪上,头顶樱花皎皎。 若是每个地方都有一位凡人所不能见的神灵的话,从他的眼里看见的这一方土地,这由他守护的土地,该是怎样来标记圈定的呢?虽说他不生不灭,长生不老,但是时间在他看来又是怎样

繁花落尽尤未尽

一树玉兰一树樱

胡译文

 

 
 
 
 

神灵初遇

 

我躺在草坪上,头顶樱花皎皎。

 

“若是每个地方都有一位凡人所不能见的神灵的话,从他的眼里看见的这一方土地,这由他守护的土地,该是怎样来标记圈定的呢?虽说他不生不灭,长生不老,但是时间在他看来又是怎样计算着的呢?他会不会像凡人一样有喜好,有的话,又是怎样的喜好呢?”

 

我还没能回答这个问题之时,突然之间,我竟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这样一个神灵,一个土地仙。

 

从几乎要触碰到云层的高度往下看,我的眼里有好多颜色——似乎也只有颜色,聚集在这里。狮子山这里都是我的地盘,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再往更远的地方看去,颜色就消失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作为一个具有“领土意识”和时间观念的土地仙,我用颜色来标记我的守护地。凡人们记录时间无非是看看日历,望望太阳,其实人间的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颜色,什么颜色消失了,这个季节就过去了,什么颜色出现了,这个季节就到来了,这样很是方便。

我有时飞到天上去,感觉空荡荡、凉飕飕的,把云撕开往下望,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些颜色,吐点口水把云粘起来当垫子,也只能躺着发呆。到地底下钻钻,太硬太黑,若是碰到淤泥,还会把我黏在里面,不能脱身。这样看来,只有地面的世界我最喜欢。

 

开始的时候,我总爱穿梭在凡人的中间,吹乱他们的头发,搔他们的痒痒,碰掉他们手里的东西,本以为他们会感到快乐,放声大笑,从而产生一点灵气让我更有力量(我不是一个贪心的神仙,只要有一点点发自真心的快乐就可以让我充满活力),可是我却很少感受到灵气的出现,反而有太多的瘴气被吸入了身体。为了不再继续虚弱下去,我只好离开了凡人的身边。

 

 

倒是花的灵气最充盈,我飞过枝头,把正打着旋儿掉到半空的花瓣安回花主的身上,它会咯咯地笑起来,我和花赛跑的时候,风总是来为花助阵,每次都不守信地帮它们把花瓣吹得老远,见到我输了,整树的花朵都笑起来,沙沙沙。晴天的时候,我们一起晒太阳,阴天的时候,我们一起听风讲故事,下雨的时候,我们一起躲在树叶下,雨总是不客气地打落它们的花瓣儿,可它们并不生气和难过,它们紧紧地把自己蜷在一起,把我围在最里面,虽然我本可以飞到乌云的上面去。

 

总之,和它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吃掉了好多好多的快乐的灵气。最后我才发现,我看见的颜色、我的标记、我的时间、我的活力,都是来自于花,我的朋友,是花。别的土地仙也许有他们的朋友,我是没有机会知道的,当然我也没见过他们,但是我相信我的朋友们是最可爱的,因为它们是花。

 

白色和灰色逐渐从狮子山的土地上消失、离开,我知道,又到了某个时候了。飞到空中去,数了数颜色——春天开始了,我的朋友们回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

 

 
 
 
 

凡人梦醒

 

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不知道。

 

阳光仍旧暖暖地洒在身上。

 

起身。

 

走到综合实验楼和第三教学楼之间的小广场,人们往来匆匆,又是一年开学季。

 

春分将至,花先报。

 

一周前,两种花树在小广场上争先报春,一边是樱花,一边是白玉兰。白玉兰树有十棵左右,围绕手持金钥匙的智慧女神雕像花坛而立,樱花树却只有两棵,歪斜在小河渠边。

 

然而,樱花却“以少胜多”了。

 

早春的清晨,阴影中仍藏着夜晚湿重的寒气,而阳光下的空气却变得蓬松温暖了起来。靠近东边的樱树,一整个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中。花朵本是白色,光线却给了它红。树后透着光看去,枝上的“粉红色”樱花慢慢展开了柔弱无力的花瓣,繁密地小朵小朵开放着。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看见过一段对粉色水晶的描写,虽忘记了具体的描写,但那幅生动的画面仍是记忆犹新:想象一下,一滴樱花的粉色汁液,滴入一片冰川,就是那样的粉色,若有似无。而透过阳光看这樱花的花瓣,也是这样的感觉,若有似无的粉。

 

图片来自网络

 

一朵一朵可人的花儿开满的樱树,朦胧间,会不会有种“留恋凡尘的仙子好似才记起时间,在晨光中整理一身羽衣,准备离开人间重返天宫去”的错觉。

 

一树温柔,一树沉醉。蔓延开来,我的心绪,染上了一抹柔粉。

 

而另一旁呢,白玉兰们得不到晨光的温暖照拂,仿佛是怕惹人嫌弃般地隐在阴影中。密密麻麻的白色花苞立在枯瘦的枝条上,远看像是一个个鸡蛋给立在树上,与樱树的典雅可人相比,连美观都称不上。

 

这是被比下去了。

 

但仅仅过了一个周末,一切都翻天覆地的变了。

眺二樱——哪里寻得薄纱仙子留人间?樱树早已“谢了春红,太匆匆”:

 

那赋予树干轻盈之感的花瓣,不知何时已在风中飘落,化作“胭脂泪”,枝头只剩光秃秃的花蕊衬着褐红色的叶子,整棵树变得暗淡无光。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恨起樱树的软弱无力,却忘了正是这风雨即摧的美丽,曾叫人心动不已。

 

驻足树下已不愿抬头看残景,默默转身时却感觉一阵幽香。

 

 

“天呐!”

 

若是有人去过美洲的森林看见了一棵蓝色花朵的树,当他走近,他会惊讶的大叫“天呐!”,因为树上蓝色的花朵,突然全部飞走了,因为那不是“花”,只是蓝色的蝴蝶。

 

我的眼中似乎也看见了这样一种场面,数不清的“洁白的大蝴蝶”停在高高的树枝上,像落了厚厚一层雪。

 

玉兰树开花了。

 

我细细的看——玉兰叶很小,一两片小小的藏在花座下面;玉兰花的花瓣形状修长,花座底部的花瓣较外端窄。从花座到花瓣的尖端有一根较粗的粉色茎脉,旁伴有较短而细的粉色茎脉。虽然有粉色的茎脉,但远看只觉花色白而纯,十分干净悦目。

 

据说,玉兰树可以长到十七米左右。而树形雄奇粗壮的玉兰,却有十分典雅端庄的花朵,几乎每一朵玉兰花都直直的望向天空生长着,将自己的花蕊藏起来,躲避游人的探寻的目光。如此,玉兰显得十分清高,竟让我想起深宫的女子来了。

 

 

再过了几天,玉兰花渐渐从树上凋落,花瓣微微腐烂,空气中的花香有了一丝酒味微醺。

 

等到玉兰花期快要结束时,不知不觉,梨花、桃花、粉樱纷纷开放在校园里,游人留恋不肯离开,小小蜜蜂也采得花蜜满满。

 

本以为河渠边的樱花最美,可是,玉兰“忽如一夜春风来”的皎皎身姿,美的也让人心醉。唉,花有花的万般风情,人世间也有数不清的不确定的“柳暗花明”。只是不知,若是神明在世,会有如何感慨呢?不知,若是真有神明,他的世界又是如何多彩的呢?

 

我一介凡人只觉:花都没有绝对的美,更何况人间事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