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高原散章

来源:未知     作者:封期任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2
摘要:1、 高原散章 我把心扉打开,接纳阳光、雨水和草木, 还有鸟鸣。 我的目光,借苍鹰的羽翼,把天空撕开一道口子,随花、草、树一起呼吸,一起探寻生命的本真及其要义。 侧耳聆听蜂蝶的私语,把乡愁酿成一碗苞谷烧,在烈性的酒分子里写一些分行,或不分行的文
1、高原散章

 
我把心扉打开,接纳阳光、雨水和草木,
还有鸟鸣。
我的目光,借苍鹰的羽翼,把天空撕开一道口子,随花、草、树一起呼吸,一起探寻生命的本真及其要义。
侧耳聆听蜂蝶的私语,把乡愁酿成一碗苞谷烧,在烈性的酒分子里写一些分行,或不分行的文字。
寓意生活的多彩,任一片唢呐声渲染豪放不羁的心情。
寓意高原风的炫幻,把飘落的枫叶,和远眺的眸子吹成一张符咒,从河谷贴到山顶。
寓意高原人的韧性,把冰雨抽打的疼痛,打磨成一把自由和幸福的胡琴。
我的灵魂,在一声羊鞭的脆响里看到了高原大姐的甜美与温婉,看到了高原大哥的率真和爽性。
我还看到了阿爸阿妈挥舞的一把银镰,收割一地的麦语,和一茬茬的记忆,储存阳光折叠的幕帷。
 
2、高原魂魄
 
一个从神话中走出的女子,安息于瘠薄的大地,裸露出一对圆润的乳房,滋养了天,滋养了地,滋润了一群瘦弱的灵魂。
天地,有了灵气。
世间,有了骨力。
一切,源于一种无私,源于一种博大。
 
面朝太阳而舞,朝圣的姿体语言,演绎一种坚定。
面对双乳峰而拜,顶礼膜拜的手臂举过了头颅,触摸天空的蓝。
在舞蹈与膜拜中,一个慈祥的女人总会跃入我的眼帘——
 
她用涓涓乳汁,喂壮我瘦弱的灵魂。
我的羽翼,丰满了。
我的身躯,挺拔了。
我的头颅,聪颖了。
她,却化身为泥,蜷缩成冢。
山风,一天一天地剐割她的身躯。
蝼蚁,一天一天地吞噬她的骨头。
她——双乳峰——我的母亲,依然地裸露着硕大的双乳,滋养精气,哺育日月。

 
3、高原之韵

一滴清露,托起一缕光,辉耀万峰林金黄的身世。
让这山的王国流淌的梦想,抵达世界的每个角落,
和那些返璞归真的灵魂深处。
一片绿叶托举的叶脉,走过醒来的田野,任一茬茬春天,铭记峰林下闪动的肥沃。
 
阳光,折叠成旅人眼中的暖意,悬挂在风筝之上,
飘出的芳香,飘进古朴而端庄的农家庭院里,葳蕤着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一垄垄,一坵坵,一块块,处处流金溢彩。
那醉人的金黄哦,魅惑镁光灯不停地闪烁,
把金色的弧线,嵌入八音坐唱的音调里,和布依纺车旋转的轮盘中。
 
是油菜花装饰了峰林的苍翠?
还是峰林点缀了油菜的金黄?
 
《山呢阿一边》响起了,浓浓的兴义土话把一坛农家米酒,唱成一首红遍大江南北的网络歌谣。
这地道的家乡口味,在必经的路口守候一片木叶随风飘曳,吹出一曲炫音,把徐霞客《黔西游记》的神韵,深入到纵横阡陌的田园、峰林。
沿着歌声的轨迹,我看见我的父兄,自由着,快乐着。
我多想蘸着一池春水,为峰林写下几行嫩绿的诗句,同鸟儿一起飞,
一起衔着我的灵魂,与一首原生态的老歌一起飞翔。
 
4、高原老歌
向低,向低,再向低……
在生命的缝隙处,把一腔骨血舀起,旋转到一个高度,然后放到一条僵硬的血管里,
挺拔佝偻的腰身,站在村口。
弹起一首老歌,响在山间。
水车,吱嘎吱嘎地响,承载着典籍的厚重,和村庄的沧桑。
我清楚地看到,它舀起的是泉水,而洒下的是父辈的汗滴。
耀泽了皇天后土,辉耀了沉寂的村庄。
 
很多年,我没有看到水车旋转了,就像没有看到母亲点种瓜豆的身影。
没有听到水车欢唱了,就像没有听到父亲均匀、酣畅的鼾声。
阳光,静静地挥洒在河边。
水车,静静地守候在家乡。
 
我多想,借那一番旋转,再次舀起一抹甘甜,沁润久枯的心田。
我多想,借那一首老歌,让清凉的音符,润泽心扉,洗去旅愁。
我多想,沉浸在水车毫无倦意的旋转里,找回儿时的记忆——
听鸡仔唱歌。
看牛羊奔跑。
同粮食和蔬菜在水车下,享受快乐的时光。
时光老了,老不去的,却是那首老歌,那是我可亲可爱的父老乡亲。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蜀ICP备17022748号-1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