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刘慧娟的散文诗

来源:未知     作者:刘慧娟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2
摘要:01 摇曳的芦苇 一片淡蓝色的背景,几根清瘦的芦苇,向天空发出询问。 和风从遥远的方向吹来,芦苇心事重重,一簇一簇,最后抽象为桅杆的形象,在风中摇曳。 这是一种内心意境的抒发,投影着复杂的表情。 倾诉多了,芦苇的心,空了。 在旷野,在水塘,在不知
01
摇曳的芦苇
 
      一片淡蓝色的背景,几根清瘦的芦苇,向天空发出询问。
 

      和风从遥远的方向吹来,芦苇心事重重,一簇一簇,最后抽象为桅杆的形象,在风中摇曳。
 

      这是一种内心意境的抒发,投影着复杂的表情。
 

      倾诉多了,芦苇的心,空了。
 

      在旷野,在水塘,在不知道名字的小河边。像等待,又像抗争。像呼唤,又像拒绝……
 

      风在轻轻的吹着,声音如泣如诉,是为那些孤独的人和孤单的心灵?
 

      芦苇是孤独的么?
 

      明明听到潇潇洒洒的芦花在欢唱。
 

      芦苇是寂寞的么?
 

      明明感到芦苇的叶子在风中跳舞。
 

      风中的芦苇,经历的不止是风,还有暴雨,闪电,雷霆。那瘦瘦弱弱的身体,承载的不是重荷,而是精神。
 

      伸展摇曳的枝干,表达了一种久远的向往!
 

      它想成为树么?去做栋梁。
 

      它要成为花么?去点装世界。
 

      它本身属于草类,又不甘心成为草类。
 

      大概只想成为藤吧!自由自在的延伸,自由自在的蔓延,去缠绕树,缠绕阳光,缠绕雨露,缠绕爱情。
 

      想去,完美一次张弛有度,收放自如的情感伸张。
 

      或者,那不起眼的芦苇,在七月或者八月,意外的遭遇了爱情。它是那么焦灼,那么烦躁,那样急于在风中摇曳呐喊,在这个夏日炎炎的热情季节,愿望投入一生的激情,做一次彻底燃烧。
 
02
结局无言
      我还是不能相信。这就是结局,尽管已经无言。
 

      当紫丁花香的幽幽芬芳潜入心扉,细雨微风敲打窗帘。我深信,新的预感又在抚摸命运。那旋律中的交响,爱与恨的缠绵,都将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做一次回放……
 

      是的,这是一次深重的浪漫。压抑的心理,无法超脱那一围世俗的栅栏。
 

      我,一个从不相信命运的人,无奈之中,将凄婉的目光投向了十字架。
 

      心还在吟哦,魂还在绕牵,挣扎的灵魂,最终拒绝了黑色的诱惑。谁都知道,高尚和纯洁,仅仅一念之差。信仰即梦幻。
 

      黑色的幽默,阻碍不了继续踢踏的马蹄,变质的思索才会坠入肮脏可怖的深渊。我很平静,我会淡然面对即将走来的岁月。哪怕真诚远逝,哪怕听不到前进的号角。
 

      就让我保存这个无法修复的故事吧,只愿你明白,尽管一切已被扭曲。我,还将继续以昂扬的姿态,拥抱生活!
 

      我想寻找记忆,绝不是为了纪念。我想忘却一切,也不是为了慰藉。其实,我在摸索一种意义。
 

      那个生动的童话,也因污淖尘埃的袭击,以至花已凋零,枝叶败残。
 

      失调的人性,已不能再让我感动,当一个人的人格尊严坍塌为泥土,灵魂便永远找不到栖身的家园。
 

      风蚀一切吧!涤荡一切吧!让一颗追求善美的心灵,不留任何污浊和锈迹。即使在昏暗的夜中,仍然闪现四溅光辉。并在闪光的瞬间辨认。
 

      是谁,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是谁,一朵带污点的花,一株含毒的罂粟。
 
03
蓝  桥
      那座桥,断了。
 

      是连接梦幻的。再也不能随你远行。也不能再做心灵的倾诉。临行,竟然没有道一声“珍重”。
 

      那个夜月朦胧的身影,忧郁成长空孤翎。落寞的夜,在我失落的心中,从此忧郁成一种峥嵘。
 

      朦胧的月夜,朦胧的幽思。没有答案的构思,向更深刻的方向流去……
 

      今天的人,已经变得实际了。而我,总是一边游走于现实,一边沉睡于梦中。再也搞不懂此刻的自己,是多情还是寡情。
 

      只知道,为身边的感动和高低远近的风景,深情地吟咏。
 

      你就走吧!让我一个人独自留在灯火阑珊处。像一粒小贝壳静卧沙滩,独自品评人海的风声,涛声……
 

      时间的流水,已经蹉跎了许久许久。
 

      春天的芳菲已香了整个季节。我依旧被抛在心灵的孤岛,四面海域,朦胧一片伤感!
 

      一天一天,日子像拂面的清风一样,岁月穿梭如白驹过隙。蓦然回首,一切,如东逝的流水。
 

      但愿这心灵的情绪,不是一种意志的消沉和凋零。
 

      只愿从此之后,我能够渐次丰满对人间的信心。
 

      只愿你我,将来再相互忆起时,还能有冰般冷静又火样热情。
 
  04
那场期盼
 
      希望开遍天空,只等你如东风吹来。
 

      多少个日夜,总是想你,想明天……
 

      在重叠厚重的翘首期待中,牵挂和祝福编织的风铃,在希望的午后,响了千遍万遍。
 

      喜悦,憧憬,失望,忧伤,再喜悦,失望,再忧伤……日子不再像河水一样静静流淌。而是像海,波涛汹涌,如歌,又咏,如泣如诉。
 

      浪涛涌来,但已非昨日之涛。微风徐徐,已非昨日之风。
 

      逐波踏浪的人,早已逃遁。美丽的童话在等待无情老去。一切煞尾,都昭示了悲剧的含义。
 

      最终,梦幻被现实罚站,灼热的情怀,渐渐走向了世俗的冷却。回首过去的那份期盼,犹如历史中的昙花一现。
 

      一切轰轰烈烈,最终被岁月湮没。
 

      一秒钟,可能有一世的惊醒。一瞬间,可能会有一生的释然。
 

      八百里长城,是痴情女子,用心哭倒的。千古故事,是用专一和圣洁铸就的。那一声绝世的轰然倒塌,注定要绽放那女子一生一世的绝代光华!
 

      今天世界,谁会再哭?谁又配哭?谁又配拥有这样的哭!
 

      长梦的麦田,已经荒芜,生不出梦了……
 

      只有秋天的朵朵雏菊,还在重复古老的芳菲。
 

      历史一隅,有人饮泣如歌。
 

      歌词内容是物是人非。
 

      一步路,多少年光阴飞逝,残阳的血红,飘扬在历史柔韧的书页。
 

      昼夜滚烫如流火的那一缕,却在瞬间成为遗憾!
 

      那片曾经的热土,有过多少妩媚的庄稼啊!
 

      如今,东风依旧,泥土炽热。耕耘者,成为麦田的最后守望者。
 

      唉!……可怜的世界啊!
 

      这世界怎么了?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是静止的,还是行走着的?

      作者简介:

      刘慧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上海。作品入选《中外新诗名句集萃》《英汉诗歌大辞典》《新诗绝句》及各种年选,著有诗集《无弦琴》和散文诗集《白云的那一边》。

上一篇:英雄还会回来

下一篇:高原散章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蜀ICP备17022748号-1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