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热门关键词:      四川  四川文学网  www.ymwears.cn

500年前的成都是怎样的?——《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

来源:四川文学网     作者:本网编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25
摘要:500 年前的成都是怎样的? 《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评论 2020年5月,成都市青羊区作协副主席黄勇创作的《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由成都时代出版社正式出版。在众多反映成都历史文化的图书中,该书独辟蹊径地从明朝蜀王文集珍品中挖掘出相关
500年前的成都是怎样的?
 
 
 
——《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评论

2020年5月,成都市青羊区作协副主席黄勇创作的《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由成都时代出版社正式出版。在众多反映成都历史文化的图书中,该书独辟蹊径地从明朝蜀王文集珍品中挖掘出相关史料,真实还原了明朝中期时的成都文化旅游状况,可以说是填补了天府文化的一项空白。

2011年4月17日,由成都旅游协会、成都传媒集团、成都文旅集团联合主办的“成都十景·新十景”大型评选活动揭晓。成都十景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并得到确认。但这并不是成都历史文化中第一次“评选”十景,因为早在明朝中期时,就已经有了成都十景的说法。提出成都十景的,是当时的蜀王们。

2017年2月,4部世界仅存的原版蜀王文集在东京国立公文书馆被国内学者首次发现。这是继明朝灭亡后,近500年来首次发现,全国各大图书馆找不到任何踪迹。从清朝开始,许多学者四处找寻都难觅踪迹,认为4部文集在明末清初的战乱中被毁了。许多权威文集,都只能遗憾地收录书名。

在其中两部蜀王文集中,收录了写成都十景的诗作。从清朝以来,在写成都的任何书籍中,都没有关于成都十景的记载,更没有专门写这方面内容的书籍。于是,黄勇经过两年多时间的收集资料和阅读消化,利用既有的相关资料,加上蜀王文集中的诗词文献,写成了《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一书。以期抛砖引玉,引发对天府文化的更多关注,对成都这座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城市的了解和热爱。

成都时代出版社在审阅这部书稿时认为,该书具有较高的出版价值,是对天府文化的进一步研究的成果,具有较高的社会价值。故将此书纳入成都天府文化书系中。

此外,该书还被纳入2019年四川省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2020年6月30日,青羊区文联、青羊区作协、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四川文学网等为《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举行了新书分享会,现将部分评论小辑于后。

黄勇,四川资中人,资深媒体人,主任编辑,曾荣膺“四川省十佳副刊编辑记者”,多次获得国家级、省级新闻奖。成都市青羊区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理事,四川省青少年作协理事,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理事等。著作、编辑(参与编辑)出版10余部图书。

 
 
 
 
一部另辟蹊径写成都的书
 

/ 

 

   近几十年来,写成都的图书,虽然不能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但也可以说是林林总总有数百本之多。作者中,既有李劼人、流沙河等响当当的名家,也有为数众多的民间文化、文学爱好者。20205月,作家黄勇著作的《走马锦城西——五百年前的诗意成都》(以下简称《走马锦城西》)一书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该书被收录为成都天府文化书系第4辑。从这一点就能知道,仅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的关于成都天府文化的书籍就有很多本了。

在众多写成都的书籍中,《走马锦城西》可谓是另辟蹊径、独树一帜,有着不一样的文化和社会价值。为什么这么说呢?

《走马锦城西》是第一本写成都十景的书,而且是500年前的明朝成都十景。

中国大凡具有悠久历史的城镇或某个著名风景名胜区,文人墨客都喜欢归纳总结出当地的景观,命名为八景或十景,以此彰显当地的风土人情。如张大千曾为青城山画过《青城山十景》,为资中画过《资州八胜图》;张大千的师弟、西昌人、著名画家马骀也曾画过西昌《邛泸八景六名胜图》。至于吟咏景观的诗句,那就更多了。

作为具有两三千年历史的成都,成都十景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并得到确认,是在2011年。这年4月17日,由成都旅游协会、成都传媒集团、成都文旅集团联合主办的“成都十景新十景”大型评选活动揭晓。都江堰、青城山、武侯祠、杜甫草堂、望江楼、青羊宫、宝光寺、文殊院、西岭雪山、天台山被评为成都十景,大熊猫基地、宽窄巷子、三圣花乡五朵金花、金沙遗址、锦里、安仁中国博物馆小镇、黄龙溪古镇、国色天乡、平乐古镇、欢乐谷被评为成都新十景。

那么,在此前,成都有无十景的说法?从诸多写成都的书籍和文章来看,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相关记载。没有记载,并不表明没有。正如考古一样,没有被发掘出来前,人们不知道,但文物及其价值是存在的,只是没被发现而已。成都的历史不断地被深入挖掘,就是因为有不断的考古发现,如金沙遗址、商业街船棺遗址等。

《走马锦城西》一书,就充当了“考古”发掘的角色,从在日本东京国立公文书馆的4部世界仅存的原版蜀王文集中,挖掘出了明朝两任蜀王描写成都十景(龟城春色、浣花烟雨、市桥官柳、草堂晚眺、霁川野渡、墨池怀古、菊井秋香、閟宫古柏、岷山晴雪、昭觉晓钟)的诗作,从而成就了这本以写500年前的明朝成都十景为特色的图书。所以,说该书是第一本写成都十景的图书,一点也不为过。

从这个角度来说,该书对成都旅游文化历史是一个有力的补充,或者说是填补了一段历史空白。那么,该书的历史文化价值就不容小觑了,不是抒情写意的自我文化价值,而是端得上台面的学术价值。

《走马锦城西》首次披露了明朝蜀王们描写成都风土人情的诸多诗句。

在明朝历史上,被册封在成都的蜀王,是明朝唯一独居一省的宗藩,并且是为数不多的与明朝共生共灭的宗藩之一,显得非常特别,地位也很重要。但由于历史上的各种原因,保存至今的有关明朝蜀王的资料比较稀缺。正如四川省社科院陈世松研究员所说的那样:“迄今学界对于明朝蜀藩的关注不够,除对出土的蜀藩文物有所报道外,相关研究成果几乎付诸阙如。”

历朝历代,成都迎来送往难以数计的文人墨客。他们对成都的描写、吟咏诗篇也是难以计数。杜甫在浣花溪草堂住了接近4年,写下240多首诗,不少成了传世之作。唐朝及以后的朝代众多著名诗人,也大都到过成都,留下诸多关于成都的诗篇。

明朝的蜀王,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文人集团。他们一辈子住在成都城的中心地带,也写了很多关于成都风土人情的作品。他们的独特视角,让成都呈现出不一般的风情。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蜀王们的大部分作品在中国境内消失了500年,让人无从得知他们是如何描写成都的。

《走马锦城西》从蜀王文集中首次发掘出的写成都的诗句,让人大开眼界,得以从诗句中体会和感悟蜀王的内心世界。如蜀定王朱友垓的《郊__行》一诗:“古木寒烟外,渔歌夕照边。落霞光闪闪,归鹰影翩翩。晚稻如云熟,枫林似锦鲜。农夫收获罢,樽酒乐长年。”把当时成都农村的田园风光和人民安居乐业的景况写得栩栩如生,也体现出了蜀王对盛世的歌颂和赞美之情。

《走马锦城西》还发掘出许多历史文化知识,让读者加深对天府文化的了解。

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古城,成都的每一条古街道,城区的每一寸土地,都蕴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多书籍进行了系统的挖掘和整理,如袁庭栋的《成都街巷志》,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的《成都城坊古迹考》等,以及林林总总的相关书籍。

《走马锦城西》的关注重点是明朝时的成都十景,落脚到每一景,作者对其凝结的历史文化进行了深入发掘和系统整理,不仅有点上的知识,也有面上的概括。

毋庸置疑,《走马锦城西》书中的诸多历史文化知识,在其他描写成都的书籍中都有。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史料是传承下来的事实,作者不可能天马行空、异想天开地去编造或改写,否则就是虚构了,所以只能根据史实为写作服务,用作者的理解和行文方式进行再创作。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作者仍难以逃脱炒剩饭的诟病,落下拾人牙慧的嫌疑,书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走马锦城西》跳出了这样的“宿命”,其对历史文化知识的挖掘,达到了“穷极”的地步,从而使得该书异于其他同类书籍。

如在写成都城被称作龟城来由一事上,《走马锦城西》写了关于龟城由来的N种说法,把相关的传说都罗列了出来。这样的集纳方式,让读者能在轻松的阅读中获取多种信息。至于读者采信哪种说法,就由读者自己决定了。

在讲述各种说法后,作者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进一步追问:“传说中的乌龟点化张仪筑城,是否是真的呢?”仅这一点,就足以体现作者是以执著的学术态度进行写作的,而非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

作者发掘出文献记载中有龟壳保存了1100多年,最后被节度使高崇文公物私用毁掉的历史知识, 会让读者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和思考“ 龟城”的真正含义。而这,正是作者所要期待的结果。

《走马锦城西》用讲故事的方式写历史散文,显得别具一格,颇有新意。

说起历史散文,人们都会想起《文化苦旅》。那种带着作者强烈的主观情绪去了解历史,由作者描写亲临现场的文字,让读者感受作者思想的写作方式,长期以来影响着众多写历史散文的作者,似乎已成为一种规则或者说是套路。

于是,我们在很多历史散文文章中会看到很多熟悉的字句,如“那天早上,我来到这里”“我在这里碰到了来自××的××”“××告诉我”等等。更为堪忧的是,主流评判观点认为,如果不这么写,历史散文就不是散文了。这样的“指挥棒”导致了编造之风,明明没有去过现场,偏要写在现场;明明没碰到过谁,就要写出一个根本无从考证的人。甚至有的作者宅在家中,就能写出周游世界的现场性历史散文来。

《走马锦城西》没有走这条路。在《后记》中,作者非常坦率地说:“在文本的写作方式上,我徘徊良久:究竟是以主观意愿为主,用纯粹的散文笔调来行文,还是以客观事实为重,用讲故事的方式辅以散笔之意来捉刀呢?”

作者认为,此书的目的在于向读者展示当时的诗意成都,书中古典诗词较多,如果自己再掺和过多的个人拙劣表达和抒情,实在是有违本意,也会让读者心生反感,难以卒读。“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后者。”

在《走马锦城西》文中,正如该书副题所写的“诗意”二字一样,里面有大量的古典诗词。有的诗词,作者进行了讲解,有的则没有,尤其是蜀王们的大量诗作,属于首次披露。因此,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读者,读起来会有一点的难度,这会影响该书的传播力度。

不过,因为作者用讲故事的方式来写作文本,使得该书的语言并不生涩难懂,反而通俗易懂,对帮助读者理解“诗意”具有极其有用的功效,显得别具一格,颇有新意。

文无定法,没有最好的,只有适合的才是好的。这也是《走马锦城西》一书带来的启迪。

王砅,主攻儿童文学和小小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成都市作协会员,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理事。

上一篇:万千红尘一只蝶——读《女监四月天》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