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学网

俯身蜀地 仰望星空——读张中信散文集和姊妹篇新古体诗集《成都

来源:未知     作者:袁瑞珍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10
摘要:不久前与张中信先生相识,先后拜读了他的小说集《匪妻》、散文集《失语的村庄》《神韵巴蜀》《成都书》以及正在创作中的短篇小说集《红尘书》等,收获颇丰。先生给我的印象是豪放性情中透着一股儒雅之气,而他的文字也如其人般呈现出清丽飘逸或凝重老道;犀

不久前与张中信先生相识,先后拜读了他的小说集《匪妻》、散文集《失语的村庄》《神韵巴蜀》《成都书》以及正在创作中的短篇小说集《红尘书》等,收获颇丰。先生给我的印象是豪放性情中透着一股儒雅之气,而他的文字也如其人般呈现出清丽飘逸或凝重老道;犀利明快或幽默调侃等多面性特征。因其灵魂始终在故乡大巴山间穿梭游荡,20多部作品大多反映大巴山民间的奇闻轶事或生活在社会最基层的乡村干部、普通百姓的人生追求和生活际遇,其作品不仅耐读,而且“好看”,因而被誉为乡土作家。“好看”的评价虽然只有两个字,可在当今文学作品多如牦牛、质量良莠不齐的情况下,能得到读者喜欢,得到这个评价,实属不易。十年前,张中信辞别故土,辞别官场,来到成都这座被三千多年历史文化浸润的城市,做了个“休闲文人”。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变革牵动着他敏感的神经,他的情绪不由得激动澎湃起来,他的思想、视野和胸怀变得深邃开阔起来,他开始了一项艰难而充满挑战性的工作,研究蜀地文明,仰望成都的历史文化天空,从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长河中,梳理三千年的历史文脉。于是,一部历史文化散文集和姊妹篇新古体诗集《成都书》诞生了!我抛开一切物事,沉下心来,用两天的时间细细地阅读,沉浸于中。当张中信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诗人与作家,带着他的思考,用他独特的文字和叙事风格,梳理着成都这座不朽的城市三千年的文脉,向我们展示出蜀地耀眼的历史文化巨星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和中国文化的历史走向时,我的心也浸润在蜀地这片沃土上,我的眼睛也凝望着蜀地这片耀眼的天空,穿越三千年的时间隧道,与李白、杜甫、苏轼、陆游、司马相如、陈子昂、薛涛、花蕊夫人、杨慎、李调元、张问陶温柔相遇了,他们让我心潮澎湃,也让我潸然泪下,竟然情不自禁的拿起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我的感受,告诉他我是多么地喜欢这本书。但是我还是放下了手机,电话上三言两语说得清么?还是写下点文字谈点感受吧!

《成都书》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清雅诗意、愤激昂扬、轻盈调侃的文字。也只有这样的文字,才配得上去书写闪耀蜀地、闪耀中华的这11位历史文化巨人。刚翻开书页,那描写李白出生地的“漫坡渡”,就把我带入神仙般的境地:“水是那样清,远远看去,云蒸雾腾,有些淡淡的白雾。天和水是不大分得清的,真是漫坡!岸上是一遍淡黄的花树,夹着一些青竹,有些飘渺,有些空灵。”这样的文字,立刻让人联想到“诗仙”李白就应该出生在这样的仙境之中。对一代“诗圣”杜甫,文字则慷慨激越起来。当杜甫迈着沉滞的脚步,脸上布满忧国忧民的幽思和痛苦,行走在成都西郊浣花溪泥泞起伏的小径上,面对“安史之乱”尚未平息,朝廷政局动荡,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居住的草堂因秋风暴雨的摧残而飘摇坍塌,联想到自己几十年来颠沛流离的所见所闻,再也无法忍受压抑在心中的无限悲愤,写下了锥心泣血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悲天悯人的绝世呼喊,令张中信热血喷张,他写道:“这呐喊声,穿越千年时空,在天府成都久久回荡,在华夏大地浩浩飘扬……”。这样的文字,怎能不在我的心里激起千层波浪万顷海涛?

对被称为《赋圣》的司马相如和陈子昂,张中信的文字则显得轻快起来,他用略带调侃意味的文字,书写了司马相如财色兼收,是为御用文人歌功颂德的竞相夸耀和身处官场的无奈,还写了陈子昂因家境富阔,在年少时的顽皮和骄奢,为出名不惜将用高价拍到的古琴抡斧劈之的场面。这种在同一本书中,根据不同人物所处的不同政治环境、时代特征和人生际遇,使用不同的文字风格书写不同人物形象的文章,的确不能不让我对张中信驾驭文字的功夫而感叹而赞赏!

考证和查阅大量资料,让闪烁蜀地光耀华夏的文化巨人立体地、鲜活地呈现,是这本书的另一个显著特点。这里的一篇篇恢宏的篇章,除由丰富的历史史料构成外,还巧妙地把这些历史人物鲜为人知的掌故、轶闻、趣事、传说,用故事的形式串联起来,与当时的政治环境和蜀地的风土人情结合起来,于是,一个个人物便立体地、全方位地、鲜活地呈现在读者眼前。通过他张弛有度的文字,我们看到了李白济世救人,画扇救老妇的义举;因李白勇敢决绝的焚稿举动,才成就一个风华绝代大诗人的气魄;看到了李白一生于酒相伴,与月相呼,至死未从酒中醒来,临死亦追月而去的率性。看到了一代“诗圣”杜甫一生孤独飘零,死得寂寞凄凉、无声无息,历经半个世纪才魂归故里的悲凉。看到了苏轼别号“东坡”的由来以及在一生最困难的时候,家乡青神县的陈慥、眉山人巢谷倾情相助,家乡成为苏东坡力量的源泉的动人故事。也了解到如《望庐山瀑布》《静夜思》《将进酒》《蜀道难》《赠汪伦》、“三吏”“三别”这些流芳千古的经典诗词的写作背景和成因,让我们透过历史的烟云,真实地了解到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的政治背景、社会形态和生活状况,让人不禁感概万千,唏嘘泪流!

脱俗的见解,赋予了这本书独特的气质。《成都书》不仅还原了这些历史文化名人真实的社会背景、生活境遇、成长历程,刻画出中国历史文化名人对中国历史进程的浸润、中国文人关注人民苦难、为国建功立业的政治抱负。在书写李白、杜甫等11个名人跌宕起伏的命运中,理性地审视和整理出中国历史文脉的走向,对一些历史文化名人不同的命运和对中国历史文化的贡献及一些历史事件,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脱俗的见解。如他剖析了李白不能施展政治抱负的原因后提出:“如果玄宗皇帝不把李白送出长安,李白最终也成不了政治家,而中国诗坛上就不可能有一颗最闪亮的诗星,也就出不了这位‘诗仙’了”。对杜甫的忧国忧民,揭示人间苦难的诗作,最终演绎为中国诗坛惊天地泣鬼神的“史诗”,但为什么却一生饱受苦难的原因,提出是因为“冷僻、生硬、苦涩、充满苦难感和火药味,读来让人压抑,让那些粉饰太平的官吏反感”,也不考虑统治者皇帝的感受,就那么真实地反映战乱带给国家、带给人民,带给自己的苦难。所以他受到人民的喜爱却不受统治者的待见。在《长安不见使人愁》一文中,针对杨贵妃“红颜误国”的说法为杨贵妃正名,他说:“后人老爱评说杨玉环红颜误国,殊不知那位老玄宗治国理政三十多年,早已激情消磨,更兼迷恋长生不老,荒废朝政久矣,大唐帝国的式微已是必然,与杨玉环又有多大关系呢?试想,一个红颜女子都可以祸乱的国家,它的政权还有延续的价值吗?”这些见解不仅令人耳目一新,也的确发人深省!

张中信从三千年的历史中,梳理出这11个人对中华民族精神价值体系的贡献,诠释着蜀地这块温润丰腴的土地对他们的滋养和包容,他们闪耀的诗魂和精神也沉淀在成都平原敦厚绵长而灵动的历史中,深刻地影响着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灵魂和风骨。因此梳理这些历史文化名人对成都这座城市的影响,就寻找到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和文明走向,为我们弘扬蜀地文明,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让这座古老的城市诗意地、充满活力地成为国际化的大都市,让灿烂的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我想这大概就是张中信写作《成都书》的初衷吧!

作者简介:

袁瑞珍,四川省夹江县人。曾当过知青、缫丝厂女工。1972年后在四川省乐山地委组织部、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工作,曾任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党委工作部副部长、机关工会主席、院报总编等职,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副会长。

创作的通讯、报告文学、散文、诗歌等作品在国家及省市报刊杂志发表,有多篇报告文学作品被收入红旗出版社出版的《巴蜀剑魂》、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核电从这里起步》、《中国核潜艇之路》等报告文学集中,散文作品被收入《中国散文大系》之“抒情卷”、“旅游卷”、“女性卷”、《四川精短散文选》、《川渝散文百家》、《四川散文大观》《川鲁现代散文精选》等书,并有作品获中国核工业报、四川国防科工办征文一等奖、四川省散文学会“十佳散文奖”、第二届“四川散文奖”、第八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金奖、中国文艺名家传世作品集特等奖,并入编2016年中华文学艺术人物年鉴。

热门阅读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西街1号亚太大厦13楼F座

电话:028-86928062   

投稿邮箱:1205821056@qq.com   主编邮箱:362068820@qq.com

版权所有:四川文学网   蜀ICP备17022748号-1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扫描关注四川文学网自媒体平台